返回上一頁 卷十七2840章 人心聚散 回到首頁

卷十七2840章 人心聚散
煮酒點江山卷十七2840章 人心聚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那是一場亂戰,如果他不是少帥,我們絕對不會跟著他一起瘋狂。938小說網 www.938xs.com可以說,那是少帥送給我們的勝利,我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前進,前進,前進……”

多年后的一篇士兵日記真實的記錄了這場戰斗的全過程,而此時,那個士兵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士兵,他和其他人一樣,完全沉浸在沸騰的熱血之中,甚至連自己什么時間受傷都不知道。還好他的傷不重,最終活了下去,要不然,真是應了那句話——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失去主帥的七軍團全靠著一股子憤怒在戰斗,當胡憂以強大的戰意熄滅這股怒火,他們事實上已經失去了再戰的能力。

一開始,胡憂領著七十八大隊如繡花針一般扎入七軍團之中,從外面跟本看不出有什么漣漪。現在你再看,那可就大大不同了,七軍團已經被胡憂親自帶領的幾次沖擊切得支離破碎,只要有點腦水的士兵都知道這一戰,他們不可能打贏人家九軍團。

死的是軍團長,想要報仇的軍團長的親信,是那些平時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軍官,與當兵的有什么關系。對七軍團的士兵來說,當兵就是吃皇糧,誰給吃的就幫誰賣命,現在老大江富海都死了,接下來要怎么玩還不知道呢,拼命給誰看?

打仗打的是當官的意志士兵的命,士兵都不想打了,那當官的再怎么想打,那也玩不出什么花樣來。再說這會當官的也不是很想打,連普通士兵都會打小算盤,當官的難道傻傻的都只長了一跟筋?

一場上下都不想打的戰斗還有贏的可能嗎?

“上,傳我命令,全軍出擊!”張憶初如夢初醒般的跳起來,大聲的下達他的命令。七軍團的敗像已現,這么好的機會不抓,錯過了可就再也沒有了。至于部下的鄙視,張憶初自覺的選擇無視,他已經看出這些人對他不像以往那么尊重,他的心里也很憤怒,但他知道,短時間內,還得倚重這些人領兵,現在動不了他們,不過,以后,哼!

早已經躍躍欲試的各路將官等這個命令已經很久了,他們才不管張憶初此時心里在想什么,總之是先打了這一仗再說,以后?以后的事,誰知道呢。

七軍團本已經是一盤散沙,跟本無力面對九軍團的全力出擊。戰斗從白熱化到結束不過短短十幾分鐘而已,沒一會功夫,就歸于平淡。

此役七軍團損失軍團長一名,各級將官過百,士兵戰死的不多,見勢不妙當逃兵的不少,大量地盤被九軍團順勢吞并,已經茍延殘喘,失去了與九軍團爭霸的本錢。

七軍團的威逼解決了!

戰斗結束,許多人才回過神來,斗了十幾年的大敵說沒就沒了,就在一天前,他們都不在討論七軍團來犯要怎么對付呢。現在想來,那多像個笑話。

不,如果沒有胡憂,這樣的事絕對不會發生。

張憶初心里非常清楚胡憂在這一戰中發揮出的作用,但他并不想贊頌這一事實,他怕胡憂的風頭太勝會讓他沒地位,所以他盡可能的淡化這場難得的大勝,能不提胡憂的地方他也盡可能的不提。

對張憶初那些小伎倆,胡憂全都看在眼里卻并沒有放在心上。從答應加入張憶初的九軍團那天,胡憂就沒想過在張憶初那里得到什么。他本就什么都不想要,自然也就不會去在意張憶初給或是不給了。

一連幾天,九軍團都是上下忙碌,這次可是幾乎吃掉一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敵人呀,地盤的接管,人員的安排,要處理的事真是太多太多,不忙死人就算是好的。

與九軍團的忙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胡憂的閑,從戰場回來,張憶初除了幾句勉勵的話外,沒給胡憂任何的任務或獎勵,仿佛胡憂不是大勝歸來,而是出營逛了一圈吃了些東西回來而已,之后的幾天更是當胡憂不存在,就像沒這么一個人。

“太過份了。”

與胡憂同樣被冷落的還有七十八大隊,此戰,七十八大隊的作用有目共睹,他們一個大隊發揮出來的戰力幾乎等于半個軍,有人暗中推演過,就算最后張憶初沒有下令全軍出擊,七十八大隊也同樣可以一刀一刀的把七軍團切成肉條。

這么一個戰斗的集體,榮譽的集體居然被遺忘在這里沒人理會,他們怎么會服氣,其中最不爽的就是七十八大隊一中隊的中隊長陸建民。

陸建民是李婭的頭號大將,打仗從來都是不要命的,與七軍團一戰,他全程都緊跟在李婭的身邊,李婭打哪他打哪,他甚至還幫李婭擋了一槍。

這可是在戰斗中受的傷呀,可去請軍醫居然請不到。那邊的人說了,要醫讓陸建民自己去,不去死了拉倒。連李婭親自去請都請不動,李婭能不生氣才怪。

“大隊長,咱不生氣,這是小傷,一會我讓人去弄點草藥,自己就把彈頭挖了。什么破軍醫,他們愿來,小太爺還不想讓他們治呢。”陸建民反到是安慰起李婭來。別以為猛將就一定張嘴就罵人,不說點粗話就不懂怎么說話,陸建民打起仗來是猛,但在生活中,他還是很理智的。

“是我讓你們受委屈了。”

一個聲音突然在軍帳里響起,那是胡憂的聲音。他是剛剛接到消息馬上趕過來的。張憶初的小心眼胡憂知道,但他怎么都沒想到張憶初會做得這么過份。七十八大隊往根上說那是張憶初的部隊呀,別管是聽命于誰,這次對戰七軍團,他們的功勞都是實打實的,就算是不賞,可是醫護人員總應該配備吧。

陸建民還是中隊長呢,就這樣的待遇,那普通的士兵受點傷不直接等死?

這么讓人寒心的事張憶初都能做出來,這是胡憂所沒想到的。

“少帥。”陸建民是左臂受傷,死是死不了,痛那是一定的。但他站起來給胡憂行禮的時候神情淡定,跟本看不出受(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煮酒點江山 https://tw.avsohu.com/Read/13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