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卷十七2842章暫不成軍 回到首頁

卷十七2842章暫不成軍
煮酒點江山卷十七2842章暫不成軍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從炮彈炸響開始,胡憂就知道今晚是不能好好的過去了,如果說之前算是軍中的沖突,那么現在就是敵我關系了。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都已經動炮了,還有什么好說的呢。

難道還是一起坐下來喝點茶,吃點東西,把這事給講過去。

“怎么辦。”歐陽寒冰來到胡憂的身邊,她知道,炮聲響起,形勢已經與之前是大大不同的。

“先撤出去。”胡憂可沒熱血到什么都不管不顧,他心里很清楚,以他現在手里這點人馬武器是打不過張憶初的,硬扛下去只會是全軍覆沒,胡憂不怕死,但沒有意義的死他是怎么都不允許的。

“那他們呢。”歐陽寒冰掃了眼李婭他們。如果沒有他們,那一切就簡單了,說出來不是吹,如果只有她和胡憂兩個人,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離開這里。加上秦明和羅美娟雖然難度有所增加,卻也還是有把握的。把李婭他們算上,那就不只是拍拍手走人那么簡單了,那得是戰略撤退,要考慮的東西可是成倍的增加。

“愿意和我們一起的,都帶上。”胡憂從來都沒有戰場上丟戰友的習慣,也許在別人看來,那算不了什么大事,但胡憂絕對不接受,在他看來,同一戰壕的兄弟就是共用一條命的兄弟,有生大家一起生,要死大家一起死。

“想走,沒那么容易。給我轟,所有的炮彈,全都給我打出去!”

張憶初已經被氣瘋了,什么后果不后果的,他已經管不了那么許多,他現在唯一想要的就是胡憂的腦袋,只要能干掉胡憂,什么樣的犧牲在他看來那都是值得的。

隨著張憶初加強炮火,胡憂的撤退受到很大的阻滯,幾乎無路可退。他們人馬到哪,炮彈就追到哪,這怎么退。

“你們先走,我去干掉他們的炮。”胡憂把心一橫,心說張憶初敢玩炮,他就不要怪他毀炮。

“少帥,讓我去吧,我熟悉地形。”陸建民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自從那天胡憂親自為他取子彈,他就在心里把命交給了胡憂。

“少帥,讓陸建民去吧,他行的。”李婭也幫陸建民說話。一來她相信陸建民的能力,二來這樣的事不能讓主帥親自去,沒這個道理的。

“好,陸建民,我讓你去,不過你得答應我,無論如何,要把命帶回來!”

完成任務去沒了命,在胡憂看來那絕對不是什么英雄,而是狗熊。人要死還不容易嗎,真正難的是活著,尤其是在戰場上活著,那永遠都是要比死難的。

陸建民重重一點頭,領著他的中隊大步而去。陸建民的一中隊算是李婭手下的精英,明知道此去九死一生,也沒有一個人后退半部,這讓見慣了生死的胡憂都不由點頭。

“注意配合陸建民的行動,一但陸建民得手,我們就沖出去!”

那一夜,注定是不平靜的。

“陸建民的傷怎么樣?”歐陽寒冰問李婭。陸建民沒辜負胡憂的信任,他成功的領人拿下了張憶初的炮陣,毀掉的炮足可能讓張憶初心疼到死,這也是歐陽寒冰會關心陸建民的原因,與胡憂不同,歐陽寒冰只會關心那些已經證明自己的人。

“只是輕傷,沒什么問題。”李婭微笑道。

李婭心里清楚,從今天開始,她和她的七十八大隊就不再是九軍團的人了,雖然胡憂還沒有豎起不死鳥軍團的大旗,但他們肯定已經屬于不死鳥軍團的人。

是這樣的嗎?

胡憂正在思考,這次事發突然,雖說有驚無險的率軍而出,但他的計劃還是被打亂了。他沒想過那么快重建不死鳥軍團,可現在已經有幾千人跟著他,這怎么辦。

“就算是不建軍,也得給他們找個安身之所呀。”

長唉口氣,胡憂繼續開動大腦。亂事要拉起一支隊伍是很容易的,真正難的是怎么維持隊伍的運轉,別的不說,吃喝拉撒得有地方吧,晚上睡覺都有地方吧,人少點那還好辦,身后跟著的可是有小五千人。這些一時沖動跟張憶初反了臉隨著胡憂一起跑出來的,沒說吃喝,很多出來得急,身上衣服都沒齊,這天眼看就過秋了,一場雨下來,他們連基本的保暖都沒有,說得好聽是個隊伍,說不好聽,那真和要飯的差不多。

“這簡單嘛。”歐陽寒冰看胡憂愁眉苦臉的,過去一問,笑了。

胡憂一瞪眼:“簡單?你到是說說看,換了是你,你有什么辦法。”

“那還不容易嘛,我來問你,亂世什么最多。當然是土匪最多了,你打起剿匪的旗號,找股大點的一剿,地盤什么的不就有了,接下來,就以打土匪為生就行,等小有名氣,就可以接護城的活來做,五千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要自己養活自己有什么難的。”

歐陽寒冰的話讓胡憂茅塞頓開,是呀,亂世有亂世的活法。手下有人有武器,找點飯吃還不容易?

胡憂當即把李婭等一眾將官找來,雖然對胡憂不立時重建不死鳥軍團有些失望,但對胡憂提出的方案他們還是愿意接受的。最重要的是胡憂答應過,一但有一天胡憂拉起大旗,他們就直接能成為不死鳥軍團的一份子。

“李婭是一個很不錯的將官,有陸建民幫他,也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歐陽寒冰看胡憂走得瀟灑,心里也開心。

以前的胡憂什么都好,就是太多的東西放不下,這也要管,那也要背負,往往弄得自己很累還效果并不理想。

像這次,李婭他們這五千人擺明了是為胡憂而跟九軍團翻臉的,胡憂肯定要把他們扛在身上,管他們吃,管他們住,管他們生活。

現在的胡憂則不同了,他只是給李婭指點了出路,就瀟灑的離去。這樣的胡憂不能說是長大,應該算是成熟了,知道什么應該去背負,什么應該放下。

胡憂點頭道:“開始總是有些難的,不過以李婭的能力,問題不會大,還真想看看十年后的她是怎么樣的!”

(未完待續。)

煮酒點江山 https://tw.avsohu.com/Read/13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