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卷十七2845章 南柯一夢(完本) 回到首頁

卷十七2845章 南柯一夢(完本)
煮酒點江山卷十七2845章 南柯一夢(完本)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肚子餓了怎么辦?

自然是吃。

剛開始,胡憂以為只是簡單的在軍中吃頓飯,畢竟朱大能這邊才剛剛結束一場戰事,之后他才發現朱大能擺的居然是流水席。

“少帥,我敬你。”軍中喝酒沒有用杯子的,朱大能拿著個海碗就上來了。

胡憂一擺手,笑道:“今天是你的勝仗,應該是我敬你才對。”

“不,還是我敬你,這么些年來,沒有你,就沒有我朱大能,無論任何時候,都應該是我敬你!”

“說得對,我也這么說。”

一個聲音接下朱大能的話,抬頭一看,胡憂笑了。

“候三,你這小子什么時候來的。”

候三還是老樣子,無論吃多少都瘦皮猴一樣的臉無四兩肉,全身上下,除了皮就是骨頭。

“少帥,可不只是我來了,你看看那是誰。”

順著候三指的方向看過去,那玉步而來的,不正是紅葉嗎?

不只是紅葉,還有西門玉鳳,黃金鳳,咦,秦明什么時候混入娘子軍里了,看他那有說有笑的樣子,可不像是得了失憶癥。

“這……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錯了。”

這一個個可都是胡憂晝思夜想的人呀,他們上來敬酒,胡憂自然是高興的,只是幸福來得太快,總感覺想是假的。為了抓住幸福,胡憂是碗到酒干,不敢有半絲的馬虎。今天這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一碗碗的喝下去,肚子也不見漲。

“爹爹!”

隨著一聲百靈鳥般的清脆,又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胡憂的眼前。

“丫丫!”

胡憂大叫一聲,起步就要上去擁抱已經多年不見的女兒。這可是他最最疼愛的女兒呀。

“丫丫呸的,我還沒罵你,你到先罵起我來了。不就是個城管嗎,又不是第一次了,居然還給我嚇暈,看你那熊樣!”

臉上扯著肉的疼痛讓胡憂睜開眼睛,瞬間,他就張著大嘴傻楞愣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半天都沒能說出話來。

胡憂記得自己今天和往常一樣,與師父一起出門賣野藥。剛逮著個大肥羊,城管就來了。咱是老游擊隊員了,還能讓城管抓住?一聲呼哨,與師父兩人拿起東西就跑......

不對,不對,那天風大陸呢,文界武界呢,紅葉呢,歐陽寒冰、西門玉鳳呢,這通通都不對,不應該是這樣的,跟本就不應該是這樣的。

“難道是酒喝多了,又穿越了?”胡憂撐著身子坐起來,天是藍的,地是綠的,這都沒錯,可身邊的人錯了。

“無良師父,你是科學家?”胡憂試著證實心中想要抓住的東西。

“你說什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看我這樣子,飯都快吃不上了,還科學家。科學家要混成我這樣,這世界看來也沒什么前途了。”

世界,這是什么世界。

胡憂的腦子無比的混亂,哪里是虛幻,哪里是現實,他已經分不清。他試著喚出血斧,可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什么空間戒子透視眼更是提都不用提,完全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難道,過去發生的那一切,全都是夢?跟本沒有什么天風大陸,更從來沒有過不死鳥軍團?”

胡憂痛苦的閉上眼睛,在他的心里,早已經視天風大陸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部份,為了那片大陸,為了那里的人,他甚至可以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可現在,卻要他殘忍的接受那是虛幻的事實,那比拿刀子割他的肉更痛呀。

渾渾噩噩的跟師父回到小旅館,眼睛里看到的是可惡的熟悉,那骯臟的小沙發不是昨晚休息的地方嗎?

絲毫不理會師父不滿的咆哮,胡憂拿被子把自己整個蓋住,如果睡著可以回到天風大陸,他寧愿睡死在這壓抑的小屋中。

現在想來,無論是天風大陸還是文武界,遇見的人,發生的事,都是凌亂的,跳躍的,甚至很多都是反復出現再出現的。

“可他們為什么那么真實?”

胡憂依然不愿意接受過去的一切都是場夢,如果可以選擇,他寧愿現在做的是夢。

當小旅館的服務員進來送水,胡憂見到了紅葉。也許在這里,她并不叫這個名字,但胡憂可以肯定,她就是一直以來陪伴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

胡憂靜靜的看著她進來又出去,他沒有叫,也沒有喊,更沒有試圖和她搭話,因為他已經知道哪里是真,哪里是幻想,哪里是夢。

“你去哪?”無良師父驚訝于胡憂氣場的改變,之前的胡憂像條失去靈魂的死狗,而現在的胡憂,像是匹找著了方向的狼。

同樣四只腳,狼和狗絕不一樣。

“出去走走。”胡憂語氣沉穩得就像回到天風大陸的千軍萬馬中。

小旅館周圍滿是破舊的安靜,天已經完全黑下來,點亮的燈卻沒有幾只,這里一如天風大陸的貧瘠落后。在街角,胡憂見到了朱大能。也許在這里,他并不叫那個名字,但他的長像,與朱大能一般無二。天不算熱,他卻滿頭大汗的招呼著路過的行人進店吃烤串。

是的,胡憂夢中的大將軍,就是眼前這賣烤串的胖子。

好吧。

胡憂笑笑,繼續往前走,他相信,在不遠的前方,他肯定會遇見歐陽寒冰,西門玉鳳,甚至是那些在夢里出現過的敵人,但他們并不是胡憂腦中的他們,他們或許是真實的,卻也是虛幻的。

走累了,胡憂在一塊青石板坐下,在腳邊,有一個螞蟻窩,也許是快要下雨,螞蟻們一只接一只排著整齊的隊伍在忙碌的轉移食物。胡憂幾乎是無意識的抓起其中一只螞蟻拿在手上,在螞蟻的面前,胡憂幾乎可以算是神一樣的存在,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只要他想,就能改變這只螞蟻的一生。

“如果換了我是螞蟻呢?”

放下螞蟻,胡憂喃喃自語,瞬間,他釋然了。

緩緩趟下,閉上眼睛,那片世界怕是再也回不去了,但生活還在,規則還在,一如胡憂常說的那句話:一切的付出都必定會有回報。

是的,只要肯付出努力,未必不能過上所希望的生活,無論是誰,都可以!

咦,這是哪?

唐?宋?元?明?清……

(全書完)

(未完待續。)

煮酒點江山 https://tw.avsohu.com/Read/13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