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九章 在兩個世界之間 回到首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九章 在兩個世界之間
間客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八十九章 在兩個世界之間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大廳里一片死寂。938小說網 WwW.938xs.com包括小眼睛特戰部隊指揮官在內,很多人都覺得有些怪異,因為許樂說的話好像確實是己方最應該做的事情。

無論這個男人有多么強大,慘烈戰斗至此時,誰都能看出他已經疲憊虛弱快要倒下,而且那臺焦黑色的MXT機甲明顯已經無法再投入戰斗,那么近千名聯邦官兵還不能殺死對方一個人?

然而李在道似乎并不這么想。

他默默望著光幕,皺起的眉毛漸漸舒展開來,面無表情說道:“許樂上校,你從來就不是一名優秀的戰地指揮官,難道這時候還指望用如此幼稚的戰術誘使我上當?”

“憲章暗區縫隙就像一條幽深的河谷,光輝偶爾照進,絕大多數時間和區域卻依然陰暗。戰艦現在正是行駛在這樣一條河谷之中,只需要戰艦堅持繼續向前行駛,進入河谷深處,光輝最邊緣的信息節點和你身上芯片脈沖信號的扇面擴散區域脫離……”

“聯邦中央電腦就再也無法找到你。信息節點?遠程控制芯片?不,你將會變成黑暗汪洋里的一艘孤單飄浮的黑船。”

“既然如此,我為什么要冒險打開合金閘門,派出最后的機甲和官兵們寶貴的生命去殺你?當然,你也可以說我是懦夫。”

李在道用淡淡嘲諷的話語,直接揭開許樂所謂的底牌,然而只有他自己清楚,這段話最后那句并是一味嘲諷,而有真實的成分,他知道小叔有怎樣的能力,所以對小叔的學生非常謹慎小心。

也正是這種恪守數十年的保守謹慎,在最關鍵的時刻,直接讓許樂的全盤計劃被推翻。

在他的原定計劃中,只要李在道錯誤判斷局面,打開單向物理開啟的沉重合金閘門,派出機甲群和士兵來殺死自己,那他將不惜一切代價,在最短的時間內俘獲一臺機甲,然后連突三層戰艦,闖入大廳,直接把李在道轟殺至渣!

他確實已經疲憊不堪,他體內的真氣已經所剩無盡,已經瀕臨絕境,但依然充滿信心沉默等待這個看似瘋狂的計劃開始。

因為瀕臨絕境并不是真的進入絕境,疲憊不堪的他戰斗至此時,還沒有真的開始拼命!

當許樂開始拼命時,會有多狠多可怕?

他十歲時死在那根尖銳廢棄液壓管下的河西州黑幫頭目知道,死在臨海州體育館地下停車場里的二軍區少壯派軍官們知道,果殼研究所被太平斧劈開的那扇安全門知道。

被一根筆捅死的麥德林知道,正處于人生巔峰卻戛然終止生命的卡頓屠夫知道,死在他槍口下的萊克梅斯胡著知道,5460北方的冰川知道,3320的山林知道,山溪畔的七組隊員們知道。

他自己知道。

李在道,也知道。

或許正在因為知道,所以在引爆指令失敗的突發緊張局面下,李在道竟然還能清晰捕捉到問題所在,保守謹慎,沒有留下任何漏洞。然而有時候心思過于謹慎細膩,反而是犯下致命的錯誤的最直接原因。

……

……

“警告:戰艦將要暗區縫隙深處,信息節點和你身上芯片脈沖信號的扇面擴散區將在4分鐘后脫離,主動聯系即將中斷。”

最后的瘋狂突襲計劃尚未展開,便被迫終止,緊接著聯邦中央電腦做出了一個令人感到無助的警報,時間已經變得越來越少。

許樂瞇著眼睛望著隱入靜默的探頭,雙手緊緊握著裸露的數據線,忽然問道:“能通過我對戰艦進行直接物理操作嗎?”

先前已經找到了戰艦龐大線路系統里那幾個不起眼卻非常重要的芯片,既然自己此時已經變成戰艦里的大號遠程控制芯片,許樂腦海中忽然蹦出一個極為大膽甚至是荒謬的想法。

聯邦中央電腦在他腦海中機械回答道:“距離過遠,能夠到達暗區的有序脈沖信號強度過弱,全面控制無法完成。”

許樂對這個回答并不意外,因為李在道也做過相似的判斷,繼續沉聲說道:“不能控制,那就破壞,那幾個指令發送關鍵芯片位置在戰艦深處,我無法越過合金閘門,你幫我毀掉它們。”

“人類臨時信息節點,無法承載如此大容量的數據沖擊,就算你能忍受住痛苦,基準芯片將會嚴重蝕毀。”

“數據入侵強度不足以完成破壞戰艦芯片的任務。”

“我身體里那些詭異的東西或許可以。”

“剛才你是用生物電流脈沖承載我的意識去尋找戰艦的控制芯片,現在你是想用意識通過生物電流脈沖直接控制那些芯片。”

“我曾經這樣做過。”

“戰艦不是機甲,你當年做過的那些實驗,以及異常狀況一至七十一號曾經做過的那些控制,仍然是簡單的生物電流脈沖激發機甲相應構件的直接反應,并不是真正的交流與控制。”

“兩者間有什么區別?”

“后者意味著貫穿兩個擁有完全不同規則的世界,那是神話。”

“神話都是人寫的。”

“就算你荒謬地試圖書寫這種神話,而且你體內的生物電流脈沖確實強大,但在先前的戰斗中,脈沖產生的源泉已經損耗過多。”

“老虎說過,人腦袋只有七斤半,但慢慢燃燒,總能燒一陣子。”

“你會死。”

“小爺永遠不死。”

“我不認為你能做到。”

發生在許樂腦海中的對話,意識與聯邦中央電腦的交流瞬間完成,他緩緩瞇起雙眼,感受著眼的干澀臉的麻森,看著左眼中那些線條,知道終于到了拼命的時刻。

他這一生拿槍弄棍玩刀拼命多次,卻從未這樣拼命過,沒有經驗,更沒有什么信心。然而正所謂既然開始華麗奔跑,自然不怕他媽的意外跌倒,所以他在沉默極短時間后平靜回答道:

“我能。”

……

……

微微顫抖的身體支撐住疲憊的身軀,他極為困難地站了起來,深深吸了口氣,像石塊般堅硬的胸膛高高鼓起,然后驟然急縮,眼睛瞬間明亮了數倍!

強悍的意志繼續壓榨最后的真氣,每一對肌肉雙纖維都在劇烈的磨擦,甚至空氣中仿佛能夠聽到那種酸澀的聲音!

因為肌(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間客 https://tw.avsohu.com/Read/3635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