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章 永遠正確那就請不自由地永遠吧 回到首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章 永遠正確那就請不自由地永遠吧
間客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章 永遠正確那就請不自由地永遠吧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說完這段話,許樂再次閉上了雙眼。

李在道看著光幕畫面,看著身體劇烈顫抖的許樂,自己的身體也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他無法想像,更無法接受人類竟可以直接控制戰艦的事實,緊握右拳,表情陰沉喝斥道:

“還愣著干什么!打開閘門過去殺死他!”

而此時的許樂再次進入那個充滿線條與光點的世界里,意識與真氣時而相依相偎,時而天地分隔互看,周游在抽象的三維戰艦之中,他越來越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和戰艦的聯系越來越緊密。

手緊握著數據線,意識在線內和那些數據片段一道奔逐傳遞,他看不到意識所到之處是何處,卻偏偏知道彼處為何處,這是種非常奇妙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就是這艘龐大的戰艦,而這艘戰艦……就是自己。

在那個世界的線與點、光與暗之間,許樂忽然想起很多年前在梨花大學時,曾經聽周教授上過一節戰艦結構的課。

那是正少年的他最青蔥直茁沖脆時節,初初喜歡上那袋小狗餅干的主人少女,然后因為澀澀初戀的莫名破碎而心神不寧,可就是這般精神狀態下的他依然牢牢記住了那堂課的內容。

聯邦戰艦以至任何復雜的機械系統,都是由控制系統、結構系統、動力系統這三大系統組成,而人類同樣也是由這三大系統組成。

——大腦及神經束是控制,骨骼肌肉內臟毛發血液皮膚是結構,自然界的物事在身體內成為脂肪、血糖、氧氣是動力。

在那節課上周教授說過,機甲就是小戰艦,許樂曾經默默想過,那人應該可以看成小機甲,再轉換一下這道公式,人就是微型戰艦?

大叔說人類才是第一序列機器,會不會就是這個意思?

在聯邦中央電腦的幫助下,自己的意識能夠在兩個世界間穿行,能夠直接進入那個充滿電子流數據片段的世界,是不是因為人的世界和機械的世界本來就沒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

……

……

看似很長時間的思考,其實只是許樂腦海中一動念便閃電完成,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這種三流哲學家才會沉浸并且有可能永遠無法浮出海面的夢幻真實映射,而是真實的危險。

他必須在疲憊的身體崩潰,強行擠壓真氣造成的內腑傷害暴發之前,結束這場看似無聲無息,卻實際上異常兇險的戰斗。

他相信在確認信息傳送系統被自己徹底破壞后,即便矜持謹慎如李在道也不可能再等下去,此時肯定有無數軍人正在向此地趕來。

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控制住這艘龐大的烈陽號戰艦,令戰艦掉頭回轉聯邦,盡可能深地回到憲章光輝之中!

然而這是何其困難的事情,量級差以幾何程度放大才是難度差,俘獲控制一臺機甲和控制一艘戰艦比起來,就像是推動東林礦坑里那顆石頭和推動費城湖畔那座雪峰難度之間的差別!

要控制一艘龐大的戰艦,連聯邦中央電腦脈沖信號不夠強大時都無法做到,更何況他畢竟只是一個人,有著差不多的體重,差不多的身高,差不多強壯的肌肉,差不多鮮紅的血液,把這一身零碎盡數燃燒為能量,又能有多少?

雙手緊緊握著數據線,仿佛從骨頭里榨出來的帶著斑駁血痕的真氣不要命般灌注進去,卻始終未能完全獲得戰艦的控制權,此時他的身體已經瀕臨崩潰,如果再強行繼續極有可能死亡!

到了最后,依然還是那道重復了近三十年的選擇題。

小時候那場烏黑的雨夜,面對著生死如何選擇?

臨海州體育館地下停車場里,面對著那臺機甲和暴風雨般的達林槍彈如何選擇?果殼研究所內,面對著聯邦科學院的進逼和沈老教授留下的智慧如何選擇?

憲章廣場上,面對被綁做人質的李維和將要逃亡的麥德林如何選擇?3320星球巖峰上,面臨絕境和啟動憲章網絡任務如何選擇?

空間通道前,面對險惡未知的左天星域和襲擊古鐘號的艦隊如何選擇?地下水道里,面對整個聯邦的追捕狙殺和野草般的執念如何選擇?

對于很多人來講,這些都是極其艱難的選擇題。

但許樂面對這些題目時甚至根本不需要花時間思考,每當他發現無法控制他人或他世界的惡意傷害時,他都會用最粗暴的方式直接摧毀對方。

多年以后去看當初的那些選擇,也許并不見得絕對正確,也許有更好的處理方法,但對于彼時彼刻的許樂來說,他無從選擇,因為他認為那些本來就是不可以被選擇的事情。

而如果他選擇那些更曲折、更漫長的道路,那么他就將是另一個許樂,而不是現在這顆東林石頭許樂。

從開始到現在,從聯邦逃犯到帝國太子,他從來沒有變過,所以當他發(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間客 https://tw.avsohu.com/Read/3635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