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太陽照常升起 回到首頁

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太陽照常升起
間客第四卷星光流年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太陽照常升起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冰冷的金屬戰艦在冰冷的浩翰宇宙間依慣性航行,沒有什么聲音沒有什么熱度,只有死寂般的沉默和偶爾幾聲啜泣、黑色的光幕和前方的光芒,就如同一座冰冷的機械墳墓,被放逐向遠方。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李在道坐在椅中,望著觀察窗外那輪冷漠的太陽,想起多年前在自己的授意下,萊克破壞了古鐘號的逃生系統,從而導致那個男人葬身于那場煙花之中,不由唇角微翹自嘲艱難一笑,喃喃念道:

“當你站在費城后山,春天的時候會看到連綿的細雨,秋天的時候會看到終日不散的烏云,經常會看不到日頭,但無論是烏云還是細雨,都不能永遠遮蔽住太陽的光芒。”

“它夜晚落下,第二天清晨堅強地出現,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來不曾懷疑自己行走在自己正確的軌道上,如我一樣。”

在命運進行最終審判的時刻,他終于明白,太陽億萬年落下升起并不代表它的強大不可摧毀,而是代表命運始終循環。

此時烈陽號戰艦距離太陽還遠,但仿佛已經開始燃燒,所有的一切,家族榮光理想與野望都開始燃燒,真的……很像一場夢。

……

……

寂靜無聲的漆黑宇宙間,懸浮著一臺破爛的焦黑色機甲,時不時反射出遠方恒星的光芒,看上去就像一塊沉默的石頭。

機甲跳出戰艦后看似在向后方移動,但那是相對而言,實際上它依然在跟隨戰艦向那邊飄移,只不過要比戰艦速度慢了不少。

警報聲回蕩在昏暗的座艙內,維生系統嚴重受損導至太空里的低溫開始侵入座艙,溫度數值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降低。

座艙內,渾身是血的許樂望著窗外那艘戰艦向太陽飄去,臉色蒼白卻根本感覺不到冷,反而覺得像在曬太陽一般溫暖舒服。

“真的是很危險啊,我這時候真的很有救世主的美好感覺啊,不過越來越冷,我發現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悲壯啊?”

呵氣成霧,許樂疲憊靠在椅上,盯著面前凝散的白霧,感受著機甲四周空蕩蕩的幽深感和寒冷感,即便心志強大如他,也不禁覺得有些顫栗,竟是回復了些少年時的腔調。

意識里那個穿著禮服的老管家面無表情看著他,身上的黑色衣衫時隱時現,時而斑駁,代表主動聯系隨時可能中斷。

“還是菲利浦好,因為他比我還更喜歡這種誦嘆調。”

許樂艱難挪動受傷的肩頭,歪頭望向機甲外的宇宙,沙聲問道:“還是說你對這種人文問題不感興趣?那你能不能回答我,李在道暗中籌劃了這么多年,強大如你為什么一點都沒有察覺?”

“憲章嚴禁中央電腦進行犯罪預估預止。”

“跟毀滅前代文明的壞炸彈比起來,你頭上那些條條框框都是假的,所以不要用這種話來騙我。”

“只有比基高原的地震才能指向例外條款,墨花星球深在左天星域,憲章網絡嚴重不完整,所以遺漏。”

“如果你提前發現李在道的野心會怎么做?會不會像在戰艦上我們討論的那樣,啾的一道電流直接穿透芯片滅了丫的?”

“根據最高三定律……”

“不要重復廢話,你知道我知道規則之上還有核心程序。”

收到許樂嘲諷意味十足的話語,聯邦中央電腦沉默片刻后回答道:“根據憲章例外條款,所有試圖進入核領域的人類,包括理論科學家,將被以任意方式禁止再次進入。”

很機械的條款應答許樂卻聽懂了,尤其聽懂了任意方式這四個字,本來就有些寒冷的身體不由更加寒冷,默然想著五人小組來到三林星域之后,人類開始重新繁衍生息數萬年間,不知道有多少天才聰慧的科學家和學者悄無聲息死去。

“太冷血殘酷了。”他舔了舔枯唇上的血漬,聲音低沉說道。

“核彈制造簡單,危害巨大,所以被列入核心例外條款,另外就冷血殘酷指控補充說明:所有方式并不僅指肉體清除。”

許樂說道:“大叔說過,最簡單的東西就是最強大的東西。不用補充說明太多,是五人小組給你安上的條款,我不會指控你為冷血殘酷的科學家殺手。”

聯邦中央電腦沉默。

“如果前代文明毀滅于核戰,所以五人小組才會如此忌憚警惕,讓你用任意手段改變或者說誘導聯邦科學的發展方向,那么左天星域呢?帝國發展了這么多年,為什么他們也沒有核彈?”

“帝國方面自然也有監管者。”

“誰是監管者?”許樂瞇起雙眼,神情凝重問道。

聯邦中央電腦回答的很直接:“不知道。”

許樂聽到這三個字忍不住聳了聳肩,牽動了肩部的傷口,痛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抬起仍然在不停顫抖的右手,調整了一下繃帶的位置,忽然低著頭問道:“回聯邦后你會不會直接殺死我?”

聯邦中央電腦冷漠回答道:“依據你的身份,根據計算得出你對聯邦的威脅,四年前你已被列為第一序列清除目標。”

許樂抬頭望向窗外幽深的宇宙和寂廖可數的幾顆星,神情平靜問道:“至高三定律呢?你不是不能殺人嗎?”

“曾經向你講解過,五人小組制定的三定律定義非常清楚,人類指原生于三林星系,擁有最初生物標記庫痕跡的人類。”

“所以我是帝國人那么我就該死。”

許樂緩緩皺起雙眉,自嘲說道:“那時候的五人小組,無論是李小山他祖先還是文俊布蘭迪,相信都不知道有帝國的存在,他們對三定律的修改,本義應該是擔心人類在宇宙里遇到別的智慧物種,誰能想到在今天卻被你套用到同源同種的帝國人身上。”

“你的推測有百分之九十九概率正確,我沒有權限修改三定律。”

“是啊,唯一有權限修改你頭頂三定律的那五個老家伙早死了。”

許樂艱澀地笑了笑,自嘲道:“我也沒可能把他們從墳里挖出來。”

“他們的骨灰灑在了星空之中。”聯邦中央電腦糾正道。

冰冷機械的運算工具回答,總是永遠如此正確而無趣。

“死在一臺沒有感情的電腦手里,還不如幾年直接死在老東西手里,至少那個家伙在我死后肯定還會掉幾滴淚。”

過了很久,許樂沒有等到對方的回答,不由再次皺起雙眉。

“瞧瞧,這就是你和他之間最大的區別,如果是他聽到我這樣說,哪怕還是早期那個木頭人,都肯定會很認真地辯解,說我們這種機械生命沒有擬人類感情,而眼淚是由人類眼腺分泌的透明含鹽溶鹽,富含乳鐵蛋白和某種溶素,能夠抑止細菌生長,如果你想看我流淚,那么我需要一間初中小型實驗室……”

感慨忽然停止,他默默望著窗外,望著那片星空,沉默很長時間后說道:“我好像很多年前確實聽到過這段話。”

昏暗寒冷寂靜的座艙內,仿佛響起一聲極微弱的幽幽嘆息。

許樂卻像是沒有聽到,面無表情說道:“既然回聯邦之后你要殺我,那我這時候似乎應該馬上把頸后芯片取出來。”

聯邦中央電腦應道:“我不會對序列任務目標提供任何建議。”

他依舊望著窗外,微澀一笑開口說道:“其實……其實我一直有種感覺,我總覺得菲利浦口中憲章局地底那坨廢鐵,那個一直想殺死我的聯邦中央電腦,就是老東西。”

“這是沒有證據沒有道理的想法。”他皺著眉頭,抬起手臂艱難地撓了撓頭,喃喃自言自語道:“或許是因為菲利浦活過來之后一直表現的有些怪異,真的很不像以前的老東西。”

“而且我總覺得三年前逃離聯邦顯得太容易了些。”

聯邦中央電腦機械回答道:“沒有放水。”

……

……

機甲座艙內一片寒冷,凝結的霧氣變成寒霜依附在四周。

我沒有說放水,許樂緩緩瞇起雙眼,心中默默說道,放水這兩個字真的很不像聯邦中央電腦詞庫里的優先選擇,就算你的腔調再如何機械冰冷,可好像依然出現了一些問題。

瞇著的眼簾里殘留著些許血污,里面的眸子卻是忽然明亮起來,他不做選擇題,但生命里曾經做過無數道證明題,于是聲音驟然變得快速起來,像ACW的子彈般呼嘯而出。

“你剛才說脈沖強度不夠,所以不能直接殺李在道,說明在某種例外條款里你可以殺李在道,那我是帝國人又是異常狀況,我也是核心外觸發條款,為什么三年前你不直接通過芯片殺死我?”

仿佛感受到許樂想要證明什么,聯邦中央電腦回答的語速也驟然變得迅速起來,黑色背景里的老管家依舊一臉冷漠,但那雙手卻緩緩背負到了身后。

“李在道觸犯核心例外條款,所以可以直接入侵他的大腦,你雖然是第一序列對象及第七十二號異常狀況,并且帝國人不在三條律保護之下,但你的例外條款等級沒有核彈例外條款等級高,所以我依舊被禁止直接入侵你大腦或使用直接物理手段。”

許樂瞇著眼睛,盯著窗外依舊語速奇快問道:“如此說來我堅持認為你就是老東西,純粹是我自己在做夢?”

“人類文化及百慕大宗教之中之所以會有天堂和來世的概念,是因為他們懼怕死亡和黑暗,你之所以堅持認為我就是你所認為的某個存在,那是因為做為人類你需要自我精神安慰。”

“你終于承認我這個帝國人也是人類了。”

“我剛才說的人類是指廣義上的人類,不是指三定律里的人類。”

“可我現在知道核彈是怎么回事,雖然你知道我的理論物理不好,但我畢竟是沈老教授的學生,我曾經是聯邦最天才的工程師,就憑李在道說的那個公式還有比基高原地底的礦產,我可以很輕松做出相關推論,甚至直接做出另一顆核彈。”

許樂語速極快地質問道:“現在我已經觸犯了最高等級的核心例外條款,我頸后還有芯片,你為什么不直接殺死我?”

“對方辯友請注意!”聯邦中央電腦第一次有了語氣情緒這種東西,它極為惱火地反駁道:“這又回到了最開始的討論內容,現在你身在憲章光輝邊緣之外,脈沖信號強度嚴重不足,我無法通過芯片直接摧毀你的神經系統,你究竟要重復多少次!”

“你他嘀的才要注意!”

許樂揮動手臂,嘲諷道:“不要忘記我的意識現在和你在一起,我也能看到那個世界,你無法殺死李在道,但完全有能力絞碎我殘留在那個世界里的意識,把我變成植物人或者直接殺死我。”

“機甲飄進暗區你也必死無疑。”

“也許我能活下來,你知道我的命很硬的。”

“你馬上就會被凍死。”

“根據你的序列邏輯,不管我呆會兒會不會被凍死,你都應該選擇在機甲飄進深暗區之前直接殺死我,你為什么不這樣做?”

“……”

“你說你不是老東西,那就殺死我。”

聯邦中央電腦的語氣回(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間客 https://tw.avsohu.com/Read/3635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