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中) 回到首頁

末章 美好的事情(中)
間客末章 美好的事情(中)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紀錄片《士兵回家》由金星制片廠承制,是白澤明大導演繼《人類新征途》后的最新作品,經聯邦新聞頻道播出后,立刻便掀起了收視狂潮,不知催落了多少萬噸眼淚。

雖然被某些犀利刻薄的評論家認為過于煽情流于低俗,但這部紀錄片依然毫無意外地入圍星云獎多項重要獎項,只是肯定無法打破他那部最出名的紀錄片獲獎紀錄,不過兩部紀錄片同時入圍星云獎,這已經創下了后人難以企及的紀錄。

……

……

某夜,一對私下訂婚已久,卻分別更長時間的男女,重逢于拉比大道畔的樹林間,互相送上代表心意的禮物。男方的禮物是一瓶桐木紅酒,女方的禮物是一串手鏈。

簡水兒微笑摘下手鏈,掛在許樂的手腕上,與那根手鐲依偎在一處,銀光互映,能夠清楚地看到那幾行小字。

許樂看著那張依舊美麗不可方物,不愿俏皮卻更加迷人的臉龐,有些尷尬地舉起酒瓶,說道:“我不知道該送什么,在戰艦上你說算第一次相親,那時候你喝了好幾瓶,所以我就選了這個。”

簡水兒笑了笑,走上前去鉆進他的懷中,攬著他結實的腰靠在他的胸膛上,輕聲說道:“當時覺得紅酒淡了些,但我現在喜歡。”

許樂低下頭輕輕吻了吻她的唇,就在接觸的那瞬間,他才想起來這場戀愛真的很夢幻,甚至就像夢那般不真實而飄忽,因為該死的命運波折,他們兩個人竟沒有時間好好享受一下戀愛的滋味。

不過什么是戀愛呢?就是心動的感覺嗎?他曾經心動,依然心動,無論是抱著親吻著還是僅僅看著,心跳便會加速動起來。

就像是小時候在酒館外第一次看見電視里那個孤苦小保姆時,就像夜復一夜看著紫發少女艦長發癡時,就像在臨海州體育館演唱會上第一次看見真實的她時,就像從黑夢里醒來看見陽光穿透白紗裙照進抹胸時,就像在沉悶座艙內第一次抱緊她時。

他們牽著走穿過拉比大道旁的樹林,走進依然燈火通明的聯邦最高法院,聯邦最高法院從來不在夜間審案,更沒有證婚的職責,然而今天這間聯邦最高司法機構卻為一對新人而專門等待。

最高法院內人極少,沒有親朋友好友,沒有新聞記者,除了首席法官席上那位老人,便只有負責拍照存檔的兩名工作人員。

聯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何英,就這樣昏昏欲睡坐在那處,便令人平空感到某種壓迫感,真是位能用時間壓制強大力量的老者。

許樂牽著簡水兒的手認真說道:“婚禮簡單還無法公開,甚至只能在夜里舉行,確實不夠隆重正式,希望以后能有機會彌補。”

簡水兒微微一笑說道:“我這些年經歷了太多隆重正式的場合。”

審判席上那位老法官忽然睜開雙眼,從昏昏欲睡的狀態中迅速清醒,望著臺下那對男女不悅訓斥道:“在最高法院舉行儀式,由聯邦首席大法官證婚,難道這還不夠隆重正式?”

滿臉老人斑的大法官用看著渣滓的目光冷冷盯著許樂的臉,聲音蒼老說道:“最高法院從來沒有做過證婚,所以程序有些不熟悉,當然如果你以后多來辦幾次證婚,或許我們就會熟悉很多。”

這明顯是對某人道德水準的嚴厲指控,然而許樂卻無法辯駁,不知為何甚至聽出了一絲殺意,于是像個罪犯般老實低著頭,

大法官淡淡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問題,你們一個是聯邦人,一個是帝國人,這個婚怎么結?聯邦婚姻法里有與百慕大通婚附加條款,可沒有和帝國人通婚附加條款。”

許樂怔住了,撓著頭發為難說道:“難道我還要想辦法讓聯邦議會先通過決議允許聯邦與帝國通婚。”

“笨蛋,你難道不會說自己是聯邦人?”大法官像看著一頭蠢豬似看著他,毫不客氣訓斥道:“天才工程師的智商跑哪兒去了?”

“可我確實是帝國人。”許樂很誠實地回答道。

“你可以保留帝國國籍嘛。”

許樂震驚看著老法官,說道:“還可以這樣?”

“我說可以這樣,那就可以這樣!”老法官惱怒說道:“全聯邦誰敢質疑我的判例?以前沒有雙重國籍,以后肯定有。”

許樂深深吸了一口氣,覺得身體驟然放松,在心中對官邸里那個家伙默默說道,我終究還是被承認是聯邦人了。

儀式進入正式部分,何英大法官戴著老花眼鏡,看著剛剛從網上下載打印出來的模板,一字一句讀道:

“聯邦公民許樂,你確定自己愛簡水兒,想娶她為妻?”

“是的。”許樂牽著簡水兒的手,回答道:“在很小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要聚簡水兒當老婆。”

……

……

法院證婚儀式結束,簡水兒去旁邊拍單人檔案登記照,只有許樂留在了宣判臺前,不禁感到有些緊張。

這個世界上能讓他感到緊張的人太少,臺上那位首席大法官絕對是第一名,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想起才從老東西那里學會的一句浩劫前諺語:無欲則剛,大法官之所以令自己敬畏,大概是因為他始終站在無私的立場幫助自己?

“許樂,到席前來。”老法官說道。

許樂依言走到席前。

“我警告你,如果你以后再敢找我為你和別的女人辦證婚儀式,我會直接翻臉。”

老法官層層疊疊的皺紋里透著毫不掩飾的恫嚇,然而下一刻他的表情瞬間變得及為復雜,輕聲說道:“當然我也清楚,男人嘛不都是這樣,你只要不讓我主持我也就當沒看見,我剛才為什么堅持讓你保留帝國國籍?因為帝國人可以娶很多老婆……”

非常不幸的是,簡水兒這時候剛剛回來,聽到了這句話,美麗的新娘柳眉微挑,望著席上惱怒說道:“老人家,你是不是不想再聽我給你講故事了?都一百多歲的人了,還這么胡來。”

老法官呵呵尷尬一笑,然后正色說道:“誰說我一百多歲了,我今年才九十五,有沒有聽過一句話,七十三八十四九十五?我都要死的人了,你和我置氣有什么意思,乖乖的明天繼續講去。”

這時候他看了眼手表,有些后怕的拍拍胸膛,說道:“過十二點了,生日已過,我正式進入九十六歲,看來沒那么容易早死。”

許樂看著席上的老法官,非常誠懇說道:“當年您判決鐘家家產官司時,我就已經祝您長命百歲。”

“這個祝福太沒誠意。”老法官揮手說道:“一百年太短。”

……

……

有人嫌一百年太短,有人嫌一百年太長,只爭朝夕。

傾城軍事監獄食堂內,一位膚色黝黑的中年囚犯正在給別的囚犯上課,他揮動著手臂,渾厚低沉的嗓音顯得格外有說服力,被判處長期徒刑的前聯邦總統帕布爾,還在堅定地繼續自己的斗爭。

“我們是囚犯,但仍然理所應當擁有相關的人身權利,比如不戴電子腳鐐的權利,監獄方該項舉措嚴重違反了聯邦反酷刑法案,我們擁有會客的權利,我們還應該爭取屬于自己的政治權力。”

仍然活著的那些蒼老囚徒神情漠然望著他,有人嘲諷說道:“這里的人不是死緩就是無期,爭那些權利有什么用?”

帕布爾微笑望著那人說道:“怎么會沒用呢?不戴腳鐐總會舒服一些,現在大家能夠閱讀的報紙雜志數量也多了,我甚至可以站在這里給大家上課,權利總是要自己去爭取的。”

角落里有位老囚徒聲音沙啞說道:“這些倒也行,總統先生你確實給我們爭取了不少福利,但是政治治利有個屁用,還不如要求監獄管理方給我們搞些色情光盤,這叫什么?性權利是吧?”

食堂里響起一片刺耳的狂笑聲。

帕布爾也笑了起來,說道:“政治權利就是投票權,我們的票數雖然少,但極有可能是最關鍵的幾票。如果我們擁有投票權,就可以把票投給那些贊同寬刑主張,或者是認為應該削減監獄經費,減少在囚犯數量的候選人,那么也許說不定哪一天真的有色情雜志送進監獄,甚至你們真的有走出監獄的那一天。”

監獄內逐漸安靜下來,險惡的蒼老囚徒們似乎開始認真思考。

鈴聲響起,在軍警的嚴密看管下,帕布爾被押回單獨的囚室,他按照日程表連續做了二十個伏地挺身,喝了一杯白水,然后坐回桌前開始給各級議員寫信。

目光從纖維信紙挪到桌前的像框上,像框中帕黛爾正甜甜笑著望著他,帕布爾微微一笑,在心中默默計算再過多少天就是探視日期,而再過多少年自己才有可能出獄。

……

……

聯邦與帝國談判期間,號稱暫時休戰,實際某些星球地表上依然不停出現沖突,為了替己方在談判桌前爭取籌碼,沒有任何一方會選擇在此時束手沉默等待。

某軍營中,數十名戰士圍著剛剛帶領他們穿越包圍圈,平安回家的少校營長,七嘴八舌表示感激,有名下屬好奇問道:“營長,是不是通過國防部特殊招募計劃被招進來的軍官,都像你這么生猛,居然那么陡的崖都敢往下爬。”

營長叼著煙說道:“我以前在聯邦調查局,沒接受過軍事訓練,在戰場只要你們能夠體會到一句話,就算是合格了。”

“什么話啊?”

“除了生死的事兒,都是他媽的閑事兒。”

“精辟啊!營長!”

“這句話我也是聽別人說的。”

“誰啊?”

“許樂上校。”

沉默很長時間,有戰士震驚問道:“營長,您還認識這種大人物?”

營長吐掉含的有些發苦的煙頭,抬起下頜驕傲得意說道:“廢話!難道我曾經審問過他也要告訴你?”

……

……

幾名平日里無比高傲得意的聯邦頂級交際花,想著先前那刻三林聯合銀行后勤主任討好的笑容,才知道面前這位看上去年華將逝,毫不起眼的會所董事長居然擁有極深的背景。

其中一人討好媚笑說道:“露露姐,真沒想到你能耐這么大。”

穿著大露背裝的露露姐用兩根手指夾著煙卷,看著眾人的寒冷眼眸里忽然泛起一媚意,說道:“廢話,難道我和帝國太子爺上過床也要告訴你們這群丫頭?”

……

……

每隔一段時間,每被那群男人想起,便會無緣無故挨上一通痛揍的姜睿醫師,終于再也無法承受這種永恒的折磨,他鼓足勇氣走進陸軍總醫院的住院部大樓,廝纏住一名女護士痛哭流涕。

“我的黃麗鳥,可以下班吃飯了吧?”

鐵算利家七少爺利孝通捧著一大束金黃色的向日葵走了過來,從利修竹手中繼任三林聯合銀行總裁的他,身上的陰寒氣息更盛當年,眉眼間卻是愈發沉穩老練,然而在那名叫黃麗的女護士面前,他身上的陰寒氣息卻會莫名奇妙的不洗而褪。

大概是因為當年在那間忘記名字的會所,他第一次正眼去看她時,便看到她用小手掌無比痛快淋漓地扇那個負心漢,從那些掌風指影間品出了自己最喜歡的凜冽味道,于是便難忘懷。

看著面前這幕畫面,利孝通的臉色再次陰寒起來,黃麗可愛地吐了吐舌頭,上前接過向日葵,挽著他的臂膀向電梯走去,在電梯門快要關閉時,她忍不住極為同情地看了姜睿醫師一眼。

沉默站在利孝通身后的曾哥沒有離開,而是緩步向姜睿走了過去,他的頭發已然星白點點,卻依然如一凜冽的槍。

……

……

她是聯邦著名的年輕女議員,她依舊是風采迷人的青龍山之葉,議會山里的下屬們都聽說過那段傳奇故事,但從來沒有聽她提過,只是偶爾某個周末之后,收拾浴室的服務員能夠看到兩個紅酒杯和一缸子的泡沫,她是張小萌。

……

……

梨花大學來了位奇怪的教授,這位教授頭發亂如鳥巢,眼睛里總是充滿了血絲,身材極瘦,像極了一個睡了太長時間的(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間客 https://tw.avsohu.com/Read/3635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