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后記 有時候 回到首頁

后記 有時候
間客后記 有時候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一:間客是一本個人英雄主義武俠小說。品 書 網 (w W W. V o Dtw . c o M)

兩年前的那一天,開始寫間客的時候,我就向大家說明,這會是一個無數舊酒瓶灌著新酒的故事,情節會老套。

我確實就這樣寫的:許樂逃離東林,在圖書館里遇邰家太子爺,不明身份相識,吃喝玩樂,是鹿鼎記。一個帝國人成為聯邦英雄,然后身份被揭穿,是天龍八部。這個故事還有很多我們曾經看過的武俠小說里常用的橋段。

不是懶得想新橋段,而是因為間客這個故事是要寫與一般人不同的東林石頭許樂,那么我想讓他在這種經典或者說被無數人用濫了的局面面前做也不一樣的選擇,從而更加清晰一些。

韋小寶遇康熙后,無論那份少年情誼還在不在,但總之是一主一奴才了,因為康熙是值得抱的大腿,利用、依靠、重視,很多故事里的類似互動,往往都是如此,男主角起先會借勢,然后起勢再以勢壓人,沖天而成一龍。

許樂卻不會這么干,邰之源是什么樣的身份,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小西瓜是什么來歷,同樣不會影響到他,對他來說,這兩個只是瘦弱幼小需要被他保護的朋友,從未想過刻意去抱大腿或細腿,不仰視也不俯視,管你丫是誰,咱們就是朋友,那么便一直就是朋友下去,關系異常簡單而直接。

家國沖突那個橋段也是如此,英雄好漢大丈夫如喬峰在變成蕭峰之后的那段日子里還是會惘然無助無措悲憤苦惱直到最后摔破罐子般的狠厲完成自我身份認知,卻最終夾在兩團陰云之間不知如何自持折了羽箭戳入壯闊胸膛碧血洗了潛意識里的原罪。

許樂不會這么干,也沒有這么干。

如老鼠般穿行于首都街巷間,被人人皆曰可殺時,他的心情自然也不會爽到哪里去,但面臨指責時他卻極少會憤怒,悲憤情緒也少有,所以很難走進悲劇英雄那條末路,因為他很堅定且清晰地知道,這些事情和他沒有關系。

他以前是聯邦人,那么就殺帝國人,后來變成帝國人,那自然要多考慮帝國人的利益,立場的轉變不是他所能控制,而是他人安排,那么他憑什么因此而背負上道德上的負罪感?

我主觀意識上沒有犯錯,那么我就不需要為此承擔任何后果,這是一種極端自我,極端強大,可以說極端自私卻又非常令人驚嘆的精神強度,只有臭且硬的石頭才能為之。

間客就是本武俠小說,寫了太多的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如果沒有如此強悍的精神世界做為支撐,誰都不可能做到這些,施清海不行,杜少卿不行,許樂也不行。

所謂武俠就是以武道達成自己所認為的俠義之行,所謂英雄就是堅定認為自己所做是正確的,然后不顧面前有怎樣的艱難險阻,怎樣的鮮血淋漓,都會無比堅定地走下去。

洪七公敢在華山上吼那兩句,郭靖敢揮著大巴掌四處扇去,楚留香摸摸鼻子說自己不殺人,王小石把石頭扔向那頂轎子時,想必他們的腦海里都充滿了這種自信或自我陶醉。

……

……

所有故事里的男主角他們所堅信的正確真的是正確的嗎?他們所認為的正義就是正義嗎?咱們那位最愛做夢的老祖宗曾經說過一句很正確的廢話: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把事物相對性說的清清楚楚,那么為什么還要軸這些?

間客里我夾了很多私貨,以后大概會少很多,因為沒有什么可夾的了,然而還有一點,其實我一直沒有提過。在我看來,道德正義這種東西只是人類社會為了維系自己健康和可預期前進的一些精神律條,就和吃飯性交一樣,并不具有什么先天正確性。

帕布爾和七大家誰更道德?施清海和白玉蘭的父輩悲劇全部來源于那些家族權貴的惡行,而他們卻最終站到了帕布爾的對立面上,這是為什么?

對人類繁衍沒有任何好處的同性戀能被社會接受,浪費糧食的釀酒還在熱熱鬧鬧的持續,那為什么人們還是格外看重所謂道德正義這種東西?

因為除了大框架上的某些東西,某些書中大人物們堅持的道德評判,還有一些很基礎的東西,那些東西論語里提到過,幾千年里就有無數人說過,因為很原始,很簡單,而很有生命力,這些東西可以融洽社會關系,減少資源分配赤裸爭端,可以讓我們生活的世界,不至于又變成非洲草原那么干燥。

那些最原始的道德是什么?不傷害無辜,不犧牲不愿意犧牲的無關者,不說假話欺騙他人的利益,看見有人要掉井里去了,哪怕是你濕了身的嫂子,你也要閉著眼睛拼命去把她救起來,至于其間你有沒有瞇眼睛,那真的并不重要。

當法律有時候起不到保障作用的時候,比如泰坦尼克沉的那時,比如飛機落到荒島上的那時,比如地震的那時,我們真的很需要這些東西,弱小的需要別人把救生船的位置讓給你,受傷的人希望有醫生愿意幫助你,我們需要這些。

所有人都知道這些是可以有,應該有的東西,但不知道為什么,好像現在沒有多少人愿意提這個東西,更沒有幾本書愿意寫那樣一個人,或許是真的不討喜而且不容易安排情節吧?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有精神潔癖的人,但很惱火的是從來沒有人相信,而且隨著年齡漸長,發現自己有意無意間,還是會觸反一些潔癖所在的區域,這事兒真讓我自己討厭亞……

所以我很想寫這么一個人,像許樂像施清海那樣的人,這么一個故事,像間客這樣的故事,這種沖動無法抑止,在慶余年結束之后,直接導致我開始設計這樣的故事及人,大概就是想在這虛幻的世界里告訴自己,有些東西還是可以做一做的。

間客正文里沒有什么機會嘮,這時候說兩句:我以前看南方,現在偶爾還看,但你要一個四川人在零八年之后還對它們有太多好感,可能性真的蠻小,當然,我也不喜歡看新聞聯播,用一朋友的話來說,我就是一個無聊的無政府主義小市民。

我不知道什么是正確的,但我真的知道什么是錯誤的,因為那些錯誤是如此的簡單,根本不需要艱深的理論知識,而只需要看兩眼。

你搶我的東西,偷我的鈔票,我無罪時你傷害我,沒有塞紅包你就不肯把我的車還給我,你拿小爺我繳的稅去喝好酒找女人還像他媽的大爺一樣坐在窗子后面吼我,這些就是錯的。

這些都是我經歷過的,而被我的家人親人友人所習以為常甚至認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在我看來都他媽是錯的。

這是很原始樸素的道德,在很多人看來深具小市民天真幼稚無趣特點,然而拜托,你我不就是小市民嗎?不就是想有免于恐懼的權利嗎?不就是想有不平臨身時,有個猛人能站起來幫幫手嗎?

呃,好像又習慣性的偏題且憤怒了。

好吧,我承認有時候間客就是一個憤怒青年的故事。

……

……

二:

在間客這個故事里,有很多很不錯的人,比如許樂。

無論許樂是帝國皇子還是聯邦英雄什么的,在這個故事里,因為他的成長環境和莫名其妙的自我修養培訓,東林孤兒骨子里始終是一個小人物,然后不斷做著大事情。

我寫了這么多年書,有很多男主角,江一草,易天行,范閑,許樂,我必須承認自己最偏愛許樂,而且我認為寫他寫的最好,因為他不裝逼,我對他非常有愛。

和慶余年截然相反,那個故事里我最喜歡一干配角,最討厭男主角,而在間客里,我最喜歡許樂,其次才是施公子,然后是白玉蘭和七組那幫男人,邰之源他們依序后排。

某一日我曾經說過,小西瓜是女主角,得罪了一大批和我一樣有精神潔癖的女性讀者,然而這一次我真的毫不系懷,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男人的故事,好幾朵花兒都是女主角。

而在這些花兒里,我的態度很明確,我自己最喜歡鄒郁。

我最喜歡鄒郁,不知道為什么,戴紅花的女生是間客這個故事里唯一一個跳出我初始大綱里的人物,她從玫瑰河畔的雪泥間一跳而起,直接跳進望都青年公寓,跳的如此凜冽而高,讓人無法忽視更不可能無視。

所以我曾經有一個設想中的結局,所有事情結束之后,許樂走到望都公寓樓下,鄒郁戴著朵大紅花迎了上來,手里牽著一個小男孩兒,就像平凡世界里最后結局時那樣。

(我最愛平凡的世界,我始終認為那是我看過的最好一本YY小說,是我學習的兩大榜樣之一。)

然而這個結局被我否了,一來對其她的女生不公平,二來對地下的施公子不公平,三來對應該出場抽煙的七組兄弟們不公平。

我真的很喜歡她,再加上沉睡于廣場上陽光底的施公子,所以間客這本書里,我認為那一段文字寫的最好,甚至讓自己有些惶恐,擔心以后再也寫不出來這樣的東西,就算以后的技法越來越純熟無病,卻極有可能喪失了現在依然年輕豈肆意潑灑文字的心態。

那段話列在下面。

……

……

警燈重新閃爍,警笛和救護車的鳴叫混在一起,無比尖厲,鄒郁披了條灰毛毯,坐在救護車后廂上,疲憊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根本沒有聽到身旁的醫生正在講些什么。

她右手緊緊握著那個小東西,平靜看著遠處人群中依然在哭泣,沒有遠離的那兩個女孩兒。

……

……

當年的她正是青苗探頭長尖,在春風里招搖的季節,偏生這一束苗生的挺拔又收斂,向來只令人喜,不惹人多眼。在未婚夫樸志稿死后,她回S3老家散心,卻依舊郁郁,回到S1的海灘上,卻遇著一個像陽光般溫暖自己的花樣男子。

她陪他或者是他陪她踏遍了那個小島的寂寞,然后分離,她沒有再戀愛,因為死去的未婚夫和絕情的他。她當了老師,前幾天接到了一個令她無比驚喜又酸楚的電話,她抱著教材準備去朋友南相美的基金會商量環山四州孤兒們的教育問題,結果在廣場上無比驚喜然后酸楚地看見了他,看著他向自己微笑,然后再次分離。

她叫苗淼,相熟的(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間客 https://tw.avsohu.com/Read/3635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