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灰飛煙滅 回到首頁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灰飛煙滅
寶鑒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灰飛煙滅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核彈,真的是核彈?”將那箱子的木蓋打開之后,鳩山大輔親自走了過去,將整個箱子給豎了起來,開蓋的那一面對向了東方的武者和西方異能者的隊伍。938小說網 www.vodTw.com

看到那三米多長的核導彈,幾乎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雖然不是生活在一個空間,但他們都是知道核彈威力的,這玩意要是炸開了,恐怕方圓幾十里都會受到波及,而他們這處于中心點的人,絕對是難逃一死。

有些反應快的人,已經是往后退去,不管怎么說,以化勁武者的腳程,要是有個幾分鐘的時間,說不定就能逃出核彈的爆炸中心點,倒是也能保住一命的。

“別跑,誰敢跑出這個院子,我馬上引爆核彈……”

看到有人準備往外跑,鳩山大輔揚起了手中的遙控器,大聲說道:“只要我把這個按鈕按下去,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聽到鳩山大輔的話,原本準備跑路的一些武者和異能者,頓時停住了腳步,現在的日本人看上去有點癲狂,別真的惹惱了他按下按鈕,那就是一拍兩散一起去見閻羅王了。

“想饒過你們也不是不行……”秦風忽然越眾而出,眼睛緊緊的盯著剛才那個抬箱子的化勁武者,開口說道:“你告訴我,他到底是不是宇文喬山?”

“我只知道他叫中野喬山,這沒核彈就是喬山君從外面搞進來的……”

鳩山大輔搖了搖頭,他知道對面的那個年輕人不僅修為極高。而且在東方武者中的地位也是很高,如果他能出言放過自己等人,那這次就有可能安全逃出去了。

“中野喬山?”

秦風冷哼了一聲,看著那人說道:“怎么?害了師父怕辱沒家門,連祖宗的姓氏也不要了嗎?宇文喬山,真不知道你死之后還有何臉面去見師父,見你的列祖列宗?”

“你說什么?我聽不懂……”中野喬山一臉迷惘的看著秦風,說出來的話卻是日語,打著手勢表示他聽不懂秦風的話。

“裝。接著裝……”

秦風冷笑道:“師兄,你裝的是挺像,不過你忘了,你修煉的基礎功法,還是師父教的,有本事你改變體內真元的運行經脈。那我就信了你的話了……”

外八門的內家心法是明初張三豐所傳,是張三豐結合佛道兩派自創的一門功法,運行的路線和一般的內家拳不盡相同,所以秦風在感應了一番對方體內的真元運行之后,頓時確定了他的身份,正是自己的那位師兄宇文喬山。

“我和他素未謀面。他……他是怎么認出我來的?”聽到秦風的話后,宇文喬山面上的神色絲毫都沒改變。但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當年宇文喬山原本是想置師父于死地的,但載昰也不是尋常的主,識破了他和那個女人的圈套,寧愿落在警察的手中也沒上了宇文喬山的套。

那時國內的環境非常不好,宇文喬山也曾經做過不少惡,一來害怕政府把他給專政了,二來也怕師父載昰從監獄里出來找自己的麻煩。所以就偷偷的跑到了港島,然后輾轉去到了美國。

到了美國宇文喬山才發現。這里并非是滿地黃金,而且國外的人對華人還有種歧視,宇文喬山空有一身本領卻是整天吃不飽肚子,夜晚只能露宿在街頭橋下,最初一段時間上生活過的很是凄苦。

宇文喬山在戰爭年代,那可是占山為王的混世魔王,哪里禁受得住這種生活,于是就開始撈起了偏門,不干不知道,這一干宇文喬山頓時開竅了,敢情一根筋的老美要比國內的更好忽悠。

在一次很偶然的機會中,宇文喬山救了一位日本裔的殺手,和那人熟識之后,宇文喬山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有殺手這么個職業,這簡直就是給外八門出身的他定身量做的啊。

于是宇文喬山馬上就一竅熱情的投入到了他的新事業之中,而且干的是風生水起,接連完成了好幾單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在殺手組織內的地位也是扶搖直上,很快就成了可以左右殺手組織決策的大人物之一。

不過宇文喬山這人是天生反骨,在成為了殺手組織的老二之后,他用了兩年的時間,用了一種誰都發現不了的方式,干掉了當時殺手組織的老大,自己取而代之。

只是沒等宇文喬山威風多長時間,突然有一天,一個人找上了他,告知宇文喬山,想要成為殺手組織的領導者,必須加入日本的中野家族,否則就將會被清理掉。

那時的宇文喬山正是志得意滿的時候,哪里愿意在頭上戴個緊箍咒呢,一言不合之下,就與來人大打出手,兩人都沒有使用槍械,而是使用的拳腳和冷兵器。

當時的宇文喬山已經是暗勁修為,在當世也能稱得上是一代宗師了,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自持武功高強的宇文喬山,在來人手上竟然連三個回合都被走到,就被打翻在了地上,真的是一敗涂地。

以宇文喬山的狡詐,自然不肯如此不明不白的死去,當下低頭認了輸,并且同意加入日本的中野家族,對于宇文喬山而言,在戰爭年代就做過漢奸的他,加入日本氏族沒有任何的心理不適應。

不過在加入了中野家族之后,中野家族整整有二十多年,都沒上門找過宇文喬山,只是有時候通過電話和郵件,讓宇文喬山去辦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這二十多年里,宇文喬山通過中野家族給的功法,也成功的晉級到了化勁境界。

一般而言,人的能力有多強,心就會有多大。晉級化勁之后,宇文喬山有了脫離中野家族的想法,畢竟頭上戴著緊箍咒是很不舒服的,只是還沒等他付諸于行動,中野家族就找上門來。

那是在九十年代初期前蘇聯剛剛解體的時候,那一次上門,中野家族的來人將宇文喬山第一次帶入了這個空間,從那時起,宇文喬山才知道自己只不過是個井底之蛙。遠遠不知道世界之大。

那次從武道空間回去,宇文喬山接到了一個命令,那就是讓他從解體的前蘇聯手中,搞到一枚核彈。

做了一輩子暗殺和情報工作的宇文喬山,在地下世界的名聲還是很大的,費了一番功夫之后。宇文喬山還真的辦到了這件事,那核彈就是現在場內的這一枚,卻是通過宇文喬山之手,流入到武道空間的。

宇文喬山做了幾十年的殺手組織的負責人,從未在人前顯露過自己的身份,但秦風不認識宇文喬山。宇文喬山卻是認識秦風的,他手上就有一張秦風的照片。卻是秦風在京城《真玉坊》開業時的一張合影,那時的秦風和現在基本上沒有任何的變化。

從孫子慘死之后,宇文喬山經過多方探查,發現秦風是殺死孫子的最大嫌疑者,而且手上似乎還有索命針,以宇文喬山的聰明,馬上就猜想到了自己在大陸的那個師父身上。

由于秦風不在京城。加上胡保國那段時間住在四合院,警衛比較森嚴。宇文喬山不想打草驚蛇,這才定下了計策,想通過在澳島的動作將秦風吸引過去,從而為孫子報仇雪恨。

只是宇文喬山沒有想到,他在日本的靠山中野家族,卻是在這個時候下達了征召令,命令他要立即前往武道空間聽命。

無奈之下,宇文喬山才離開了澳島,但更讓宇文喬山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在這里見到了秦風,而秦風的修為卻是讓他望塵莫及的,所以為了保住性命,宇文喬山也只能裝瘋賣傻裝做聽不懂秦風的話了。

“大輔閣下,如果你把這個人交給我,我就放你們走……”

秦風冷笑著看了一眼宇文喬山,既然他不承認,干脆就直接向鳩山大輔要人好了,而且秦風的這句話還設了個套,他只說他自己放鳩山大輔等人走,并不代表其余人不能留下他們。

“嗯?你此話當真?”

此時內心也是有些慌亂的鳩山大輔,并沒有聽出秦風的語病來,急于脫身的他連忙說道:“這個人是中野家族外圍組織的人,可以交給你來處置,只是希望你別冤枉了他,喬山君未必是你要找的人……”

雖然還假惺惺的給宇文喬山辨別了幾句,但是鳩山大輔的這番話,已經是將宇文喬山給徹底拋棄掉了,對于他而言,別說只是一個外人了,就算是自己的至親之人,鳩山大輔也會毫不猶豫做出同樣選擇的。

“中野喬山先生,請過來吧……”

秦風一字一頓的說道:“我會先廢掉你的修為,然后慢慢的詢問你,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宇文喬山,如果不是的話,我秦風自廢修為向你賠罪……”

秦風話聲一落,日本一方的武者,均是一臉憐憫的看向了宇文喬山,作為一個武者最悲慘的事情,莫過于被廢掉修為了,更何況是一位化勁高手,廢掉修為甚至比殺掉他還要令人難以接受。

“廢掉我的修為,你以為你真的能辦到?”

在秦風和鳩山大輔商議好處置宇文喬山的辦法后(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寶鑒 https://tw.avsohu.com/Read/38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