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敢笑黃巢不丈夫 回到首頁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敢笑黃巢不丈夫
明朝敗家子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敢笑黃巢不丈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自然,難免也有令王守仁頭疼的地方。

萬事俱備,終究還是銀子的事。

倒不是王守仁鋪張。

而是這新式的戰爭,雖是經歷過許多次的操練和演習,可實際上,到底怎么打,誰都不知道。

制定出來的戰略,一改再改,戰術也不斷的修訂。

除此之外大軍需穿越荒漠,補給是極艱難的。

甚至有人提出,先派軍馬出發,再征調匠人和民夫從玉門關開始,一路修建簡易的鐵路,與大軍齊頭并進。

沒有銀子萬事成空。

王守仁最頭痛的,恰恰是巧婦無米,很快他便發現,戶部那兒開始拖欠錢糧了。

戶部拖欠,乃是最正常不過的事。

從前他們就有拖欠軍餉的傳統。

這一次的開銷如此之大,在起初乖乖給了一大批的錢糧之后,慢慢的又開始故技重施了。

王守仁去了戶部幾趟。

那邊開始敷衍、推諉,先是跟你查賬,后來覺得賬目查不下去了,便說錢糧出庫需要時間,下個月吧,下個月一定成。

到了下個月初,還是老樣子

王守仁凝視著戶部尚書靳貴,雙方的眼睛里都噴出火來。

靳貴的性子簡重靜默,不輕易藏否人物。在人前侃侃正言,無所顧忌。也就是說,他是一個性情如火的人。

此外,他曾經多次主持科舉考試,提倡典雅,反對浮華文風。所以,他還是一個很實在的人。

實在的人什么都好,就是小氣。

他不只在戶部任上小氣,且居家還儉約!

聽聞他下了值,沒別的事可干就修書,修什么呢,據說是一部叫師儉堂的書籍,這書也不是給別人看的,是給自己子孫看的,里頭的內容,大抵都是怎么樣勤儉節約,萬萬不可鋪張浪費。

他對于兵部的花銷,是極不滿的,已是上奏過許多次。

而陛下顯然將他的奏疏,束之高閣。

好嘛既然如此只好用上戶部的老傳統了。

從前戶部是怎么對付那些丘八的,現在照樣用上。

要嘛你自己節衣縮食,主動要求減少開支,要嘛我耗死你。

此時,王守仁繃著臉道:“靳部堂當真要如此嗎現在戰事緊急”

靳貴嘆息道:“王部堂,老夫豈會不知啊,其實老夫也是為了此事,許多日子沒有睡過好覺呢,難道這戰事,老夫就不擔心可是王部堂啊,朝廷有朝廷的章法,戶部有戶部的規矩,這錢糧要出庫,銀子要落實,怎么可能是一兩句話的事呢王部堂,要不,老夫再催一催”

王守仁:“”

靳貴又嘆息道:“王部堂你還年輕,將來大有可為,這等事不急,且先從長計議,治大國如烹小鮮嘛”

王守仁的額頭皺出了幾條波浪紋,最終還是忍住了把這個人按在地上暴打的沖動。

他畢竟是個有頭有臉的人。x

且年歲大了,脾氣也稍好了一些。

“好,告辭。”王守仁轉身便走。

靳貴看著王守仁的背影,面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不見。

哼,要錢

他氣定神閑,倒是不怕王守仁的,自己所有的行為都合規矩,戶部上下,也都是照章行事,挑剔不出絲毫的毛病來。

更何況自己歷來受劉公和李公的器重,到了御前,他照樣可以理直氣壯。

到了傍晚,下值。

靳貴如往常一樣,回到府中,他心心念念的想著自己修書的事,那部書關系重大啊,自己要將自己勤儉節約的心得和經驗,傳之子孫。

可今日有些奇怪,便問管事道:“正興去哪里啦”

正興乃是他的兒子,平時都在家里讀書,這個時候,作為孝子,他應該會來迎接自己的父親。

管事的道:“一個時辰之前,被人叫了去。至今未回。”

“誰叫了去”

“西山那兒似乎聽說是攝政王,攝政王想和他談一談談談什么來著,噢,對談一談人生。”

靳貴一聽,驟然臉便紅了,打了個顫:“那王守仁他他去告狀啦攝政王這樣的事也管有本事沖我來呀!”x

另一頭,靳正興忐忑不安的被叫到了西山。

他無法理解

為啥攝政王想見自己

于是,戰戰兢兢的在廳中等候。

不多時,方繼藩便來了。

看著這個傻乎乎的年輕人。

方繼藩很滿意,噓寒問暖道:“早就聞你的大名,曉得你還會作詩,哎呀本王平日里(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明朝敗家子 https://tw.avsohu.com/Read/471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