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兵敗如山倒 回到首頁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兵敗如山倒
明朝敗家子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兵敗如山倒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對于太子朱載墨和方繼藩而言。

軍事上的打擊,他們既不懂,也不愿意去懂。

新軍的火器以及步操之法,足以讓太子和方繼藩能夠高枕無憂。

這世上絕對沒有任何的軍隊可以與之匹敵。

朱載墨是個極聰明的人。

他敏銳的感覺到,對奧斯曼的作戰,其根本……絕不是軍事上。

而在于安撫人心的工作。

只有安撫住人心,方才能讓大明在奧斯曼立足。

憑借二十萬的大軍,可以一舉擊潰奧斯曼的所有軍馬。

可想要憑借二十萬武裝到牙齒的軍馬去統治這跨越三洲之地的龐大帝國,卻幾乎沒有可能。

是以,太子下達了一個又一個的詔令,對于任何侵犯尋常百姓的行為,都嚴令禁止。要求做到秋毫無犯,并且迅速恢復秩序。

而這一點……對于新軍而言并不難,一方面,嚴苛的操練,保證了他們的軍紀,另一方面,較為豐厚的俸祿,也足以讓他們不至于在戰時進行搶掠。

待朱載墨和方繼藩抵達了巴庫,隨即朱載墨便開始接見城中的各色人等,但凡巴庫城中有一些影響的人,統統都來了!

朱載墨一個個細談,大抵了解了這里的情況,而后……再根據實際情況,做出布置。

原本這里的百姓們處在惶恐之中,奧斯曼軍馬敗退的太快,而他們原以為,接下來迎接他們的,將是一場如往常一般的殺戮,可誰料到,居然一切如常,新的統治者并不算糟糕,甚至愿意去聆聽他們的想法。

方繼藩雖是來了,可自始至終都只是一個旁觀者,他似乎無所事事,身邊每一個人都在忙碌,偏偏他卻是清閑的很,天氣已經轉暖了,偏偏巴庫這個地方,尤其的炎熱。

于是乎……方繼藩不得不讓護衛們丟棄了他的波斯毯子,自然……燒地龍的煤炭也無需供應了!

當然,冰鎮的西瓜,卻還是要的。

薄如蟬翼一般的衣料,當然也有。

每一次出行,登上馬車之前,這馬車里需先放幾個冰盆,將這車廂之中的暑氣消去,變得陰涼,方才登車。

朱載墨時不時的,想要問方繼藩的意見,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又或者他覺得做的不錯的地方,便希望能得到方繼藩的夸獎。

而方繼藩的表現……卻依舊是漠不關心。

這是太子殿下的事,太子殿下心里已有韜略,何須來問我呢?

“殿下,我不過是一個閑云野鶴,只有酒和女……不,只有《春秋》和《禮記》才能伴我入眠,外事,我已不想去過問了。我蒙陛下不棄,此番征討奧斯曼,可是……我志不在此,而今,太子殿下在此,這些事,太子殿下來處置即可,是非功過,都在太子殿下心里,何須來問我呢?”

方繼藩平靜的說出這番話的時候。

朱載墨心里像是抽了抽,眼睛竟有些濕潤。

這世上……恐怕也只有恩師對自己最好,他做的一切……一定是希望自己將來能夠成為一個有為之君。

哪怕是自己的父皇……也遠不及恩師啊。

“學生明白了。”朱載墨后退一步,慎重其事的躬身作揖,一副受教的模樣。

第一軍的攻勢尤為猛烈。

事實上……整個奧斯曼,根本就無法組織起有效的抵抗。

他們的大軍……還未集結,便已遭遇了迎頭痛擊。

可笑的城墻,在火炮面前,不過是紙扎一般而已。

事實上……根本不需炮火轟開城墻。

只需火炮一響,便少不得城門打開,舉城稱降了!

待到明軍秋毫無犯的消息傳開,舉降已成了風靡一時的事了!

大軍未到,這邊城中已做好了投降的準備,上至卡夏,下至尋常的百姓,該干啥的干啥,他們請了當地的漢儒們來,向他們學習投降的儀式,緊接著,準備繡好大明的龍旗,預備好荊條,準備好降表。

生活難免需要儀式感,這是人類的共情。

本地的文武官員們,一遍遍的在漢儒那兒,鸚鵡學舌一般,反復用漢話念叨著投降時的用詞,再一遍遍的糾正口音,學習得無比認真!

雖然大家覺得這樣做好像有點不對,可都到了這個份上了,在求生欲跟前,似乎……已經顧不得去糾結良心和道德的問題了。

畢竟……它不能當飯吃。

不得不說,當地的儒學館起了很大的作用。

畢竟隨著漢文化的傳播,大家已對漢話和漢人的風俗,大抵有了了解。

這使得大家對這突如其來沖殺而來的敵人,沒有未知的恐懼。

不少本地的儒生……起初還在糾結君君臣臣的問題,可后來一拍腦袋,想清楚啦,君君臣臣,誰是君我們就是誰的臣,于是毫不猶豫的放下了心理負擔。

從起初的恐懼,到糾結,到不安,再到隱隱之間的期盼,最后……變得脾氣急躁,望眼欲穿,大抵的新路過程,到了最后,就成了怎么還不來?不是聽說隔壁的安達卡都已開城門降了嗎?

待新軍的斥候一至,不等大軍來。

緊接著,城頭便已換了旗幟,異常醒目!

隨即,當地的貴族以及商賈和儒生人等,便個個赤身,身負荊條,大開城門之后,跪地候降。

這幕景象在斥候們的眼中是出其不意的,起初大家甚至不敢靠近。

這是鬧哪樣?怎么都像是諸葛亮的空城計啊。

莫非是詐降?

可到了后來,都相安無事,自然膽子大了,竟開始出現了七八個斥候,便可拿下一座城池的事。

兵敗如山倒……

形勢的惡化,比想象中快得多。

與此同時……

一輛輛的火車……將新學的生員們送到了玉門關,隨即……他們騎著騾馬,隨著后勤補給的輜重隊抵達這里。

事實上,太子朱載墨覺得自己分身乏術,手中的人手實在不夠用。

那些當初來到奧斯曼的儒生,朱載墨既不敢完全相信,也不敢拿去用,只讓他們做一些宣講和聯絡之事。

這新學的生員……就變得彌足珍貴起來。

他們隨即……便如豆子一般,撒在所有占領的區域之內,命他們開始進行調查,讓他們開始了解民心,進行統計。

奧斯曼與大明完全不同,這里各個部族林立,就如同百家衣一樣,將各色各樣的布料,強行的縫合在了一起,彼此之間信奉著不同的神明,有不同的風俗,甚至操持著不同的語言,想要真正的建立統治,就必須將他們徹底的摸透,了解不同人的訴求。

…………

推薦一本書《宿主》,以細胞形態寄生,選擇宿主必須慎重,誰也沒有想到文明會在戰爭中毀滅,我是蠻族,也是人類。

明朝敗家子 https://tw.avsohu.com/Read/471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