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0章 墳地跟他……【求收藏!!!】 回到首頁

第100章 墳地跟他……【求收藏!!!】
原來我不是一般人第100章 墳地跟他……【求收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無常,無常……”李木輕輕地拍了一下無常的肩膀。

嘩!

無常突然轉身,雙眼充滿了血紅色,死死地盯著李木。

李木一驚,下意識地覺得無常不對勁,右手握住了背后的斧柄。

“哪怕我方全軍覆沒,僅剩下我一人,面對蜂擁而至的敵群,我也會視死如歸地沖上去迎戰,只因我為戰神,永不辱此名!”

無常的聲音變了,絕對不是他原有的聲音,身上散發出來的霸氣,有種席卷天地的震撼感。

這時。

李木發現無常背后聳立著的,是整個墳地中最高大威嚴的石碑。

這塊石碑處于整個墳地的最前方,就像是將軍統率上萬士兵,一馬當先在前。

整塊石碑高約三米,厚約一米。

屹立在這片土地上,好像經歷了千古歲月,始終不肯倒下,也永遠不會倒下!

石碑也風化得很厲害,可上面隱約還能看見六個字:

戰神將軍之墓。

嘩!

突然。

無常動了,像是恢復了正常。

但臉色慘白,渾身都在不由自主地發抖。

“走!”無常一把拉住李木的右手腕,快速地走出了墳地。

嘩啦啦!

李木被無常拖著往前走。

可在他腳步踏出墳地時,分明又聽到了那種千軍萬馬跪拜他的聲音。

一路上。

無常沒有說一句話。

李木幾次想要詢問,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似乎兩個人都有一種默契。

墳地非同小可,不能妄言,諱莫如深!

十分鐘以后。

李木站在了自己家的門口。

周圍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物是人非。

父親在院落邊劈柴。

母親在廚房里做飯。

這些場景歷歷在目,好像就發生在昨天。

可是,現在父母離奇失蹤。

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他們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如今,大門緊閉,院落中鋪滿了枯樹葉,到處都是灰塵和蜘蛛網。

“開門。”無常松開了李木的手,變回原有的聲音,依舊冰冷。

“你……”李木只說了一個字,就被無常打斷了他的話。

無常轉頭,目光深邃地看著他:

“我只能告訴你,剛才有股無形的力量將我帶到高大的墓碑前,這股力量很強,連我都毫無反抗之力,而那里的墓碑至少都存在有上千年了,似乎跟你有著某種密不可分的關聯。”

“跟我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李木一驚,他回想起離開墳地時,身后傳來的千軍萬馬跪拜聲。

無常沒有再說什么,而是走到了李木家的大門口,站在兩扇合并的鐵門前,像是他的眼睛能夠透過鐵門看到里面似的。

李木家的磚房,是在原有的土墻老房子宅基地上修建的。

父母之前在農村種地,又要弄他讀書,沒有多少積蓄。

所以,新的磚房只修了兩層,格局狹小了很多,基本上只占據了原有宅基地的一半。

一樓中間是大堂,兩邊各自一個房間。

左邊的房間堆放是谷子、玉米等糧食。

右邊的屋子是臥室,墻角擺放著一個小冰箱,一面墻壁上釘了很多釘子,是用來掛豬肉的。

一樓的樓道口有一個衛生間。

二樓左邊是一個衛生間,右邊擺放著一個鞋架。

農村的磚房,一樓都是簡單的水泥地板,水泥墻壁,二樓就裝修得比較豪華了,跟城市里的房屋裝修沒什么兩樣。

平時主人家都是住在二樓的,享受生活。

二樓分為客廳,主臥和次臥,地板貼瓷磚,墻都是刷乳膠漆,家電也是一應俱全。

“里面有人。”無常忽然轉頭看向李木。

李木一驚。

自家房子的鑰匙,只有父母和他才有。

無常說房子里面有人,難道是父母嗎?

的確。

父母失蹤后,李木忙著上學和經營奶茶店,根本就沒有再回過農村老家。

外婆打電話說舅外公去世。

李木在回來的途中就想好了。

既然回了老家,那他就要回自己家看一看,找一找那幅千年古畫。

在跟爺爺有關的夢境中。

自己家大堂正中間的墻壁上,就掛著千年古畫。

爺爺跪拜在千年古畫面前,一邊燒著冥紙,一邊跪求自語,希望能夠保佑李木,平平安安活一世!

古畫上的新郎跟李木長得一模一樣,爺爺不可能不知道。

但千年古畫就在自己家中,李木活了二十多歲,還是第一次發現。

爺爺為什么要跪拜千年古畫?

父母也應該知道千年古畫的存在,更知道古畫上的新郎就是他們的兒子李木,可為什么從來不告訴李木?也更不讓李木看見這幅畫?

“快開門。”無常冷眼看著發呆思考的李木,聲音提高了分貝。

李木回過神來,跑向了大門口,蹲下來摸了一把門縫,摸出了一把鑰匙,快速地插進門鎖的小孔里面。

這種藏鑰匙的方法,在農村很常見。

一來,可以避免將鑰匙鎖在屋子里,出現打不開門的情況。

二來,有誰出門不用擔心回家的人沒有鑰匙進屋。

當然,鑰匙藏在什么地方,都只有自家人才知道。

咔嚓!

兩扇合并的大鐵門被打開。

李木推開門的一瞬間,屋子里面就沖出來一股煙霧。

味道很熟悉。

是燃燒冥紙留下的氣味。

無常第一個沖進去,李木緊隨其后。

兩個人站在客廳的正中間,看著地面上的東西,都是震驚而疑惑。

地面上有著一堆冥紙灰,還在冒著一縷縷的煙霧。

李木蹲在地上,右手輕輕地捏了一小團冥紙灰:

“這些冥紙都是剛剛才燃燒完的,進入房屋都只有通過大門,而大門是反鎖的,門窗都有不銹鋼防護欄,人還一定在房子里。”

嘭!

二樓傳來一聲輕響,像是有人撞倒了板凳。

嗖!

無常一個閃身就是從樓道口沖上去。

李木緊隨其后。

他心里很震驚也很激動。

是誰在自家房子里面燒冥紙祭拜?

會不會是失蹤的父母?

原來我不是一般人 https://tw.avsohu.com/Read/53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