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2章 無常的手【第三更求收藏!】 回到首頁

第102章 無常的手【第三更求收藏!】
原來我不是一般人第102章 無常的手【第三更求收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李木的分析全對。

在他和無常感覺到異樣,打開門沖進房間時。

這個燃燒冥紙的“它”,實際上就躲在一樓的大鐵門后面。

隨后。

二樓的響動吸引他們兩個跑上樓。

“它”就用冥紙灰在地上畫出血色圖案和奇怪字母。

只是,

沒想到李木的反應這么快,會立刻往樓下跑。

這才讓“它”慌亂中踩到冥紙灰,留下了腳印。

這個只有兩根腳趾的怪物,不知道是什么東西。

竟然還想將李木和無常反鎖在屋里。

幸虧李木剛才打開門后,將鑰匙取下來揣進了褲兜里。

這樣才能從里面將門打開。

門外陽光明媚,灑落在院落里,好像屋里跟屋外是兩個世界。

李木的心中多了三個疑問:

第一,只有兩根腳趾的怪物是什么東西?看上去應該不是鬼魅,而是妖邪。

第二,“它”為什么要用冥紙灰在地上畫出血圖和奇怪字母?是想告訴他李木什么嗎?

第三,“它”燃燒冥紙像是在拜祭,可冥紙前方只有冰冷的水泥墻壁,“它”又在拜祭什么?

離開李木家。

無常一句話也沒有說。

似乎對他這個性格冰冷,對鬼魅事件見識不少的人來說,墳地和李木家的經歷,也讓他感覺到震撼。

兩個人朝著村子的主公路走去。

這次自然沒有再走會經過墳地的捷徑。

此時。

已經走遠的李木,并不知道在他家大堂的房子里,出現了離奇的一幕。

呼!

封閉的房間中,無緣無故吹起一陣陰冷的風。

地上的冥紙灰燼飛起來,懸浮在房間里。

陽光透過這些冥紙的灰燼,照射在正中間的墻壁上。

漸漸地。

冰冷的水泥墻壁上,凸顯出來一幅畫。

如果李木再看到這幅畫的話,一定會震驚得無以加復。

古畫。

突然凸顯在他家墻壁上的畫,正是那幅新郎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千年古畫。

他并沒有發現。

自家以前的老房子的確被推倒了重修。

但是,新房子大堂正中間的這堵墻,仍然用的是老房子遺留下來的墻。

只不過,被重新刷了一次白色的乳膠漆,所以很難看出端倪來。

這自然不是李木不夠聰明。

而是修這個新房子的時候,他不在家,甚至是父母根本就沒給他說過修房子的事情,等他過年放假回家時,新房子都已經修好了。

再說了,又有誰能想到,李木的父母修新房子,偏偏將老房子的一堵墻給原封不動留下來?

這樣做的人,應該除了他的父母,在修新房子的人群里面,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來了吧。

在村道的主公路上等了大概二十分鐘。

李木和無常坐上了去縣城的班車。

兩個人并排而坐。

一上車,無常就背靠在座位上,雙手環抱胸前睡覺。

李木看了一下手機,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電,也沒有繼續玩。

想著在外套衣兜里的黑白小貓,連忙拿出來看一看。

他發現黑白小貓身體蜷縮在一起,腦袋埋進身體里,一直都在睡覺,好像外界發生的一切都跟它無關。

啪!

突然。

后座處好像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轉頭一看,發現是王芳的陰魂。

“你昨晚上跑哪兒去了?”李木打了一個哈欠。

“到處閑逛了一下,你睡吧。”王芳嘿嘿地笑著。

李木搖了搖頭。

王芳是他目前為止見過最奇葩的一個陰魂。

一般人死了,變成了陰魂。

都會幽怨和悲傷,甚至是變成厲魂。

可王芳倒好。

變成了陰魂,不但沒有悲傷和痛苦,反而開開心心的。

“別到處亂跑,小心跟丟了我,你會變成無主之魂。”李木提醒王芳,轉頭回來也準備睡一覺。

李木轉頭的時候,發現鄰座的一名老大媽,用那種看怪物的驚疑眼神盯著他。

想必是看見他對著身后的空座說話,覺得他神經有問題。

到縣城的高鐵站。

是中午一點二十五分。

在網上看了一下,有下午兩點半回蓉城的票。

立刻網絡購票兩張。

肚子餓,在高鐵站大門口找了一家面館。

“老板,我要三兩牛肉面,多放香菜。”李木看了一下菜單,點了一碗面。

“一樣。”無常的話還是那么少。

李木拿出手機看了一下,還剩百分之十八的電。

點開微信朋友圈劃拉。

潘陽又發朋友圈了,場景是在KTV里面唱歌,有幾個沒見過的新妹紙出鏡。

徐海峰、方濤、張爍三個家伙也在。

都跟發情的公狗似的,一個個雙眼神色興奮地盯著妹紙,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壓倒。

其實,大學的生活就是如此。

不管是高等學府還是一般的大學。

談戀愛,永遠是男女同學的生活主旋律。

大學都是成年人,男女的思想都更成熟也更開放,加上又都是雄性和雌性激素分泌最旺盛的時期,這種異性相吸,包括同性也相吸的刺激感,很難抗拒。

突然。

他刷到了張小娟的微信。

上面只有一行文字:人始終要走,云終究要散,爺爺我永遠都會懷念您,愿天堂沒有病痛,一路走好!

張小娟的爺爺去世了。

李木想了一下,打開微信,給張小娟發了一個安慰的消息。

“兩碗牛肉面來了,要泡菜的話你們自己旁邊拿一下。”面館的老板是個中年男子,端著兩碗面條放在了李木和無常面前。

無常站起來,走到旁邊的地方用小碟子弄了一些酸蘿卜泡菜。

面館的泡菜都是用大鐵盆裝的,切一些白蘿卜的碎塊,撒一些鹽,放一點酸醋,再弄一些辣椒醬,攪拌均勻就提供給客人食用。

“這時買車票和吃面的錢。”無常左手放下裝有泡菜的小碟子,右手放了一百塊錢給李木。

李木再次看見無常的雙手都是漆黑,不是皮膚黑而已,像是雙手都被大火燒成焦黑的感覺。

但是,無常的手又沒有變形扭曲,跟正常人的手沒什么區別。

這讓李木想起爺爺筆記本上的一種記載。

關于人為了獲取能夠制服鬼魅妖邪的力量,不惜用命去賭的一種恐怖方法。

原來我不是一般人 https://tw.avsohu.com/Read/53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