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3章 悄然跟蹤 回到首頁

第103章 悄然跟蹤
原來我不是一般人第103章 悄然跟蹤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你的手……”李木看著無常,試探性地開口。

無常明顯愣了一下,但還是保持著平常的冷臉男樣子:“小時候不小心被火燒傷的。”

李木知道,無常的這雙手絕對不是火燒傷的,而是為了擁有能夠克制鬼魅妖邪的力量,進行了一種殘忍至極的鍛造。

火燒造成的傷,疤痕的處一般不會變黑,更不可能變成那種燒焦成炭的深黑。

其實,李木昨晚上見到無常這雙手的時候,就有些懷疑。

他想起在爺爺的筆記本里面,記載著一種古時候的人,為了得到對付鬼魅妖邪的力量,想出了一種極其殘忍的方法:

找了一個埋了上萬死人的亂葬崗,將滿一歲的嬰兒豎立埋在中間,只露出一個腦袋。

每天一日三餐有人去喂養。

為的就是讓嬰兒從小吸收地下的煞氣。

直到十八歲,這個孩子才能出來。

這時,孩子吸收了十八年的煞氣,可通陰魂,也能用體內的煞氣滅掉鬼魅妖邪。

這個方法聽上去很不可思議,也殘忍至極。

但是,傳聞直到現在都有人在使用。

不過,成功的幾率不到萬分之一。

一萬個嬰兒被埋在地下,進行這樣的殘忍鍛造,能活下來的往往連一個都沒有。

煞氣,本來就極其兇險,活人沾上一點不死都得丟半條命。

更何況,只是一歲大的嬰兒。

可想而知。

將人埋在地下十八年,在這期間只露出一個頭。

煞氣不但會殺死人,荒山野嶺,鬼哭狼嚎,別說是小孩子,就是成年人都會被活生生嚇死。

這種體驗,真的是生不如死,內心的痛苦,身體的折磨,實在是光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嬰兒能夠長大活到十八歲。

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就憑自己吸收的一身強大煞氣,便可以破土而出。

而成為這種人,最明顯的一個特征,那就是脖子以下的身體部位,變得猶如焦炭般漆黑。

從皮膚到血肉到骨骼再到靈魂,徹徹底底地因為長年累月吸收煞氣變得焦黑。

這種人從小就埋在亂葬崗,身體吸收的都是死人的陰氣,真要是能夠活到破土而出的那一天,他們也早就沒有了自我。

冷酷,嗜血、性情殘暴。

無常在埋頭吃面。

李木發現在他愣神思索時,無常不知道什么時候,雙手上都戴上了一副黑色的皮手套。

這更是加深了他的懷疑。

但是,看樣子無常明顯不想多說。

一直追問的話,除了尷尬,甚至可能惹上殺身之禍。

畢竟,無常真要是這樣活下來的小孩,他的經歷不是一般的慘痛,是常人想象不到的慘景。

“跟在你身邊的女人陰魂,喊她不要害人,否則我現在就會滅了她。”無常突然緊盯著李木,一雙眼眸非常凌厲。

李木一愣,他想起無常倘若真是這樣活下來的小孩,一雙眼睛大白天也能看見陰魂。

王芳是調皮的,膽子也很大,大白天都不怕被陽光照射的魂飛魄散,滿大街地蹦跶,時不時還制造出一些異動,嚇唬路人。

不過,王芳的確沒有害人的心,頂多也就是無聊俏皮,尋開心。

吃完面條。

在自動取票機拿出兩張票。

過安檢,進站臺等候。

下午兩點半,高鐵準時到達。

李木和無常的高鐵座位也是挨著的。

無常一上車,又是繼續睡覺,好像這輩子都沒有睡夠過似的。

這更讓李木覺得,無常就是被埋在萬人尸骨坑鍛造出來的孩子。

能夠想象,被埋在萬人尸骨坑,脖子以下都跟死人埋在一起,那些死人的手腳,那些兇殘的陰魂,不斷地拉扯你的雙手雙腳,甚至是啃食你的身體。

不要說晚上了,就是白天都能讓人活生生被嚇死。

所以,這樣滅絕人性的方法,每分每秒生不如死的考驗,能夠活下來的嬰兒萬中無一。

而活下來的,沒有哪一刻敢睡著,就是扛不住睡著了,也得馬上強行讓自己清醒。

李木看了一眼瞬間睡著的無常,用手摸著外套的衣兜,把黑白小貓摸出來。

他一直擔心揣在衣兜里,這只黑白小貓會不會無法呼吸被捂死。

可拿出來一看,這小家伙睡得好好的。

黑白貓的來歷甚至比無常還要神秘。

昨晚上面對新娘陰魂,拳頭大的黑白小貓瞬間變得比一頭雄獅還要兇猛高大,身上散發的強大殺氣,足以嚇得人尿褲子。

可現在,右手掌心里的黑白小貓,簡直是萌萌噠到了極致。

打了一個哈欠。

李木將黑白小貓又揣進衣兜里,背靠在座椅上睡覺。

至于王芳的陰魂,在車廂里面跑來跑去,玩得不亦樂乎,只是其他的乘客看不見她罷了。

下午六點半。

高鐵準時停靠在了蓉城的東站。

李木伸了一個懶腰,發現身邊的無常竟然不見了。

出了高鐵站。

他到處都看了一下,還沒有沒有找到無常。

之前也忘記留聯系方式了。

無常怎么會突然不辭而別?

就算是性格冰冷,不喜歡多言,但兩個人好歹也共同經歷了不少事情,哪怕是普通朋友,也用不著這樣不告而別吧?

“喂娜娜,你在奶茶店嗎?”李木撥通了阿娜窕的手機。

“在的。”阿娜窕的聲音從手機聽筒里傳來。

“那我馬上過來,你可以收拾一下準備下班,這兩天辛苦了。”李木笑著感謝阿娜窕。

“沒事,你過來再說吧。”阿娜窕掛掉了電話。

奶茶店的生意,在張小娟利用什么直播做奶茶、抖音、全民小視頻等平臺,進行了一些網絡宣傳后,生意的確有了一些起色。

但是,基本上日銷記錄也就在三四百徘徊,維持經營尚且困難,更別提有什么大發展了。

打開百度地圖,搜索了一下從東站去奶茶店的公交路線。

李木就按照地圖上的指示,乘坐公交車前往奶茶店。

他并不知道。

從他下高鐵到出站,到乘坐公交車去奶茶店,一路上都有一個人在悄悄跟著他,不是王芳的陰魂,而是無常。

原來我不是一般人 https://tw.avsohu.com/Read/53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