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十七章 誰敢攔我?我將終結它的生命!爆殺流卡莎符文已配置! 回到首頁

第十七章 誰敢攔我?我將終結它的生命!爆殺流卡莎符文已配置!
他來自虛空第十七章 誰敢攔我?我將終結它的生命!爆殺流卡莎符文已配置!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在做出選擇的前一瞬間,玄妙的感覺突然貫穿了她的思維。www.vgamea.com

直覺告訴凱莎,如果在此刻分開,那么他們今后就很難很難再遇上了。

所以,她毫不猶豫的做出了在凱恩看來莽撞到極點的選擇——將利爪揮向鉆地蟲的針足,企圖沖破眼前的阻礙。

但凱恩總是對的。

凱莎帶著果決的殺意悍然出手,卻被閃電般襲來的飛行物攔截了利爪。

她愣愣的抬頭看,看到一根柔韌的軟管纏在她的臂甲上,緊緊的扯住了她揮下的利爪。

正是鉆地蟲的長舌!

接著,軟管猛然收縮,巨大的拉力將她拽向空中。

而下方,就是長滿尖牙的深邃食道。食道強勁蠕動著一伸一縮,滿口利齒似乎連骨頭也能絞碎。

一旦掉下去,必死無疑!

“不!”

凱恩一瞬間沖了上來,弱小的身軀撞在鉆地蟲的軀干上,卻連撼動一下都做不到。

凱莎飛到了最高點,身體開始下落,她看見了凱恩為自己拼命撞擊怪物的模樣,淚水奪眶而出。

生死之間,時間的流速仿佛變慢了。

這一刻在凱莎眼中被拉長,她眼前閃過的不是自己生前回憶的走馬燈,而是死后凱恩孤獨寂寥的身影。

想要變強的強烈欲望突然涌出,如同爆發的火山般不可收拾,熾烈的信念在她胸膛里沖擊回蕩。

如果……

如果自己再強大一些,不辜負凱恩的期望……

又怎么會輕易讓這蟲子將兩人分開?

又怎么可能在這里哭著被死亡帶走?

又怎么凱恩獨自一人在黑暗中獨活?

凱莎熾熱的欲望傳遞到了虛空膚甲上,或者說膚甲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她握緊了拳頭,虛空膚甲釋放出強大的能量。一瞬間光影變幻,紫色的光芒在手中漲大,一塊形狀古怪的能量晶體浮現在她拳頭前一指遠的地方。

凱莎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強烈的求生欲望催動下,召喚出來的晶體尖端突然就涌出了紫色的火彈,統統射進鉆地蟲的食道內。

火彈在尖牙密布的深淵中炸開,卷起的強烈氣流帶著令人作嘔的惡臭把凱莎再次掀飛。

在軟管拉力的作用下,她幸運的摔到了凱恩身上。

凱恩不由分說抱住了她,死不松手的被她撞倒在地,然后被沖擊力推著雙雙滾到巖壁腳下。

兩人深情對視,淚光涌現著劫后余生的喜悅,然后又被火光吸引了目光,齊齊起頭望向鉆地蟲。

那恐怖之物發出悚然的哀嚎。

它皮開肉綻,豎直的軀干就像破漏的水桶,爆裂的傷口涌出了漆黑的膿漿,像被點燃的油脂般沾染著紫色的火焰。

巨大的軀干由內而外的燃燒著恐怖的火焰,凱恩能看出這是虛空制造的火焰。

最后,鉆地蠕蟲被火焰燒灼得千瘡百孔的龐大身軀,像燒燼的火炬般轟然倒下。

死了……

剛才還無法逾越的強大怪物,就這么死了?

凱恩驚異的目光重新回到凱莎的臂甲上,他先是嫌惡的扯掉那根被炸斷但還纏在凱莎胳膊上的軟管長舌,然后看向臂甲前端的神奇晶體。

他只是略微瞧了一眼,就知道這塊晶體是個什么東西了。

這塊晶體是凱莎膚甲凝結出的遠程武器,由純粹的虛空能量構成,不規則的多面體形狀如同一塊巨大紫水晶粗獷切割成的拳刃,如同一輪紫色新月固定懸浮在凱莎拳頭前一指遠的距離。

晶體尖端能夠釋放出威力強大的電漿彈和火焰彈,這拳刃就是凱莎今后的主要攻擊手段。

凱恩原本以為這拳刃起碼要全身膚甲覆蓋后才能進化出來,但沒想到會在危急關頭提早激活了。

除了凱莎本身強烈的求生信念,他的資源傾斜戰略在其中起到了不小的助力,不然凱莎膚甲中儲存的能量可能不足以凝結出紫晶拳刃。

果然,拳刃中的紫光開始黯淡,即將被膚甲重新吸收。

凱莎看見鉆地蠕蟲燃燒著火焰的尸體逼退了虛靈蟲群,機智的在拳刃解構之前,連連噴出火彈打在隧道四周,用火墻擋住了它們的追路。

然后她牽起凱恩的手,一起跑進之前所選的那條隧道,直到黑暗在身后淹沒那奪命的火焰。

……

兩人累癱在又一處隧道中。

又是隧道、還是隧道、總是隧道。

這地下除了洞穴與隧道和深淵,就沒有其他的地形。

唯一一次撞見“湖泊”,見證了“誕生”,還引來了大群虛空生物的追殺。

先是直面死亡的恐怖,后來又是長時間的跑動,凱莎臉上嚇出的淚與汗早已經混合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剛才真是太刺激了!”

凱莎咋咋呼呼的說著,卷起袖子擦干自己汗涔涔的臉頰,又把粘黏在額頭上的頭發撥開。

她擦了擦臉,雙頰與額頭的上面紋越來越明顯了。

“刺激?刺激個毛線!我差點就失去你了。”凱恩猛然坐起,一雙眼黑洞洞的盯著她,看得她毛骨悚然。

“呃哈哈……”凱莎尷尬的狡辯:“那種情況,也是沒辦法的嘛。”

她翻個身爬到凱恩身邊,想獻殷勤幫他擦擦汗彌補一下,但沒想到被他直接推開。

她摔了個屁股墩,一臉懵逼。

“你真是太不聽話了!這樣下去不是被你嚇死遲早也被你氣死!”

他甩下這句話,直接站了起來,就好像要丟下她直接走開的樣子。

凱莎一家在村里還算挺有地位的,她哪里被這樣對待過,脾氣一下子上來了,當即用最大的聲音朝他吼:“我要是聽了你的,我們現在才不會在一起呢!”

話剛說出口,她就后悔了。

其實在那個情況下,凱恩做出那樣的選擇很正確,而她只是撞了大運,碰巧撞開了之前所沒有的選項。

“我都還沒找你算賬呢,你還敢頂嘴。行啊,那我走,我走了你就不用聽話了!”

凱恩甩手轉身離去,邊走邊賭氣的將路邊的一塊石子用力踢了出去。石子在隧道中來回亂撞,這下子凱莎知道他是有多生氣了。

她咽了下唾沫,讓火燎般的喉嚨好受一些,然后拔腿跑到凱恩身前伸手攔住他。

凱恩依然冷冷的看著她,不過腳步倒是了下來,似乎在給她解釋的機會。

“如果這樣能讓你解氣的話……”凱莎緊張得又重重的咽了一口,轉過身主動朝著他撅起了屁股,顫顫巍巍:

“那就請狠狠打我屁股吧!”

“?”

凱恩臉色古怪,事情果然還是這樣發展了嗎?

她是不是覺得只要被打幾下屁股,犯什么錯都可以原諒了?

到底是她理解有問題?還是他教的有問題?

他來自虛空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