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三十章 詛咒之人 回到首頁

第一百三十章 詛咒之人
他來自虛空第一百三十章 詛咒之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內瑟斯看著希維爾變成了徹頭徹尾的怪物,終于明白了她所謂的詛咒是怎樣的。m.lpsboss.com

皇室血脈居然變成了這副模樣,她光是活著都是對那些與虛空抗爭到死的飛升英雄的巨大侮辱,讓他想要大發雷霆。

他的爪子忍不住攥緊,嘴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動著。

齜牙咧嘴,咬牙切齒。

就好像想用嘴巴將她的頭顱咬下。

“我所見過的那些被虛空詛咒的人,最后無一例外都墮落了。你遲早會成為怪物,我必須在這里將你鏟除。”

內瑟斯發出磨牙的聲音,沙暴圍著他轉動了起來,他的身形在沙塵中若隱若現,戰斗的引線隨時可能觸發。

“那你怎么沒有將你的暗裔同胞鏟除呢?”

希維爾也有幾分火氣,她的確是有事相求內瑟斯,但人家都把刀架在了脖子上,讓她這么能夠忍氣吞聲。

就算面對的是天神,她也不能弱了氣勢!

“它們身上背負著曾經的榮耀,而你呢,只是一芥低賤的塵民,絲毫不記得自己體內流淌的血液承載著怎樣的過往榮光。”

內瑟斯朝著希維爾大吼,黃沙的潮涌彼此摩擦,發出了如同索昂薩沙瀑滾落的咆哮。

他的戰斧已經亮起了死亡的光芒,其中蘊含著萬鈞之力,可以輕易鑿穿艾卡西亞的城墻。

希維爾同樣攥緊了爪子。

“一口一個過往榮光,你是還活在過去里嗎?你只把你的兄弟姐妹當人看,可知道因為你的不作為,古恕瑞瑪的血脈流傳到現在已經只剩下我這最后一支了!”

面對天神的咆哮,希維爾沒有退縮。

她緊緊抓住恰麗喀爾,這把武器能賦予她屠神的力量。

“如果不是虛空的詛咒,飛升血脈已經徹底斷絕了!”

恰麗喀爾涌現出一股無形的力量,一片光幕籠罩了她,為她隔開身邊狂嘯的沙暴,堅決捍衛恕瑞瑪最后的血脈。

“恕瑞瑪已經死了,被詛咒的飛升之血,不要也罷!”

內瑟斯讓沙海的怒意填進自己身體,他的四肢充滿了力量,身體也漲大起來,仿佛咆哮的沙漠將怒火灌注到他黑暗的血肉中。

陡然增重的體重壓碎了地下的磚石,廣場在他腳下裂出蛛網般的裂痕。

他的身形越來越大,可怖地高聳著,開始向傳說中初代的飛升者變化。

眼看著內瑟斯的身高已經超過了房屋,就要完全解放飛升形態,卡恩緊張得心臟狂擂。

希維爾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快點把最重要的先說出來啊!

非要故意給對方找不痛快,然后弄得這么極限嗎?手機端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再不說的話,全程的人都知道內瑟斯在這里了!

希維爾似乎是察覺到了卡恩的焦急,撇了撇嘴,對著高聳的內瑟斯大喊:

“好哇,你可動手前想清楚了,我是現存唯一的飛升血脈,如果我死了,可就沒有人能夠復活阿茲爾了。”

“你說什么?”內瑟斯的低吼突然停下,像是被人掐中了脖子,發不出聲音。

“我說,如果我死了,恕瑞瑪就真的再也別想復興了。”似乎感覺自己已經掌握了內瑟斯的軟肋,希維爾的語氣變得趾高氣昂起來,仿佛兩人的身份發生了顛覆。

現在到底是誰要求誰?

“你有辦法讓恕瑞瑪復興?”內瑟斯驚為天人,雙眼閃動著無法相信的光芒。

他,恕瑞瑪的初代天神,帝國上下最博學的大學士,都不知道如何讓恕瑞瑪復興。

憑什么希維爾一個不過二十多夏的女娃子,竟敢說她可以讓恕瑞瑪再次蘇醒?

他想要一斧頭劈死這個說大話的女人,為什么飛升之血會流淌在這么一個卑劣的塵民身上。

但是他已經走投無路了,即使是不朽的天神也終會死去,過去三千年的剝蝕已經將他剩余的生命空耗了半數之多,嘗試了許多辦法卻無一成功。

如果真有什么辦法可以復興恕瑞瑪,也一定都被他試過了。

但這個女人的話全在他的心底種下一絲可能性,也許這就是他最后的機會了。

雖然內瑟斯擁有天神般的力量,但他的內心卻如同一條滄桑的喪家老狗,無比渴望著在最后的數千年壽命里重新看到曾經的家園重新沐浴在榮光之下。

這強烈的渴望澆灌著希維爾種下的希望之種,轉眼間就長成了參天大樹,將他的原始暴怒鎮壓了下去。

內瑟斯高聳可怖的身形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那般縮小,很快有變回了原先的大小。

戰斧的長柄重重敲在地面,他悶哼一聲。

“說!說不出所以然來,就算你是最后的飛升血脈,也活不過今天。”

“將我帶進帝王陵墓,灑下飛升之血就能復活阿茲爾。”

希維爾自信滿滿的說道,但內瑟斯隨即咆哮著喝斷她。

“簡直是無稽之談!阿茲爾已經在那場災難中形神俱滅了,這樣你都能都復活他的話,那我們飛升之團早就反攻虛空了!”

希維爾還想說什么,但是被卡恩扳住了肩膀,拉到身后。

“讓我來跟他說,你說不清。”他說。

希維爾看了眼苦惱的卡恩,又看了看正在氣頭上的內瑟斯,欲言又止的吞了口唾沫,點頭退到一旁去。

卡恩本來不想上場的,但他看得實在頭疼,終于忍不住站出來替希維爾解釋。

希維爾沒有說錯,但是她省略了太多細節,導致她所說的在內瑟斯看來沒有根據漏洞百出,太過失真。

“被詛咒之人,你又是誰?”

內瑟斯看出卡恩身上也有虛空的痕跡,語氣極其冷淡。

“我只是一個從虛空回來的普通人,但我知道如何讓陷落的都城從黃沙下升起。”卡恩不卑不亢的回答。

內瑟斯嗤之以鼻,能從虛空回來還叫普通人嗎?不過他還是打算先聽聽對方說什么。

“閣下,我想先問你一個問題——飛升儀式極具危險性,只有那些生命即將終結的人才會去嘗試?”

“沒錯。”內瑟斯被勾起了回憶,仿佛回到了太陽圓盤瀉下金光照耀著的飛升神壇上。

“而且只有那些將畢生奉獻給恕瑞瑪的人才有權獲得飛升的榮譽,而裁決一個人能否飛升的,是我們的太陽祭祀們,他們中也有一部分擁有飛升血脈。”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