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三十五章 暴露(盟主霖雲樓加更13/15) 回到首頁

第一百三十五章 暴露(盟主霖雲樓加更13/15)
他來自虛空第一百三十五章 暴露(盟主霖雲樓加更13/15)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因為內瑟斯的飛升形態吸引了人們的目光,所以沒有人注意到有幾個異類混入了他們之中。

離神廟越來越近,卡恩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他的左眼中涌動著能量的潮汐,而上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是他在注視深淵的時候。

“該死,這神廟居然建立在一個虛空深淵上?”卡恩抓緊了拳頭,看著周圍這么多教徒和看熱鬧的無辜居民,他感覺這次復仇很可能會演變成一場攻堅戰。

“我們要想辦法在先知召喚虛空之前把他殺死!”卡莎堅決的說道。

卡恩看向先知,發現他的身上包裹一層虛空能量的屏障,這屏障隱藏在虛無之中,肉眼無法看見。

“恐怕暗殺也不好得手了。”卡恩感覺到一陣棘手,因為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做足了準備的敵人。

“加上我呢?”希維爾盯著先知,臉上浮現出咬肌的輪廓,空氣中虛空氣息令她感到興奮。

“沙漠的司者,我們無冤無仇,你為何對我們拔刀相向?”

神廟前,瑪爾扎哈冷眼看著內瑟斯咬下最后一個武士的頭顱,用嘶啞的聲音發出責問。

“擁抱虛空就是世間最大的惡。”內瑟斯邁過自己砸出的大坑,向著瑪爾扎哈大步走去。

“我們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才封印了虛空,而你們卻用活牲獻祭給虛空企圖讓它卷土重來?你們該死。”

內瑟斯大吼舉起青銅戰斧,一根火柱從瑪爾扎哈腳下騰起,千萬個太陽般的烈火吞沒了他。

能量屏障護住了先知,讓他安全飄離了火柱的焚燒。

他飄到了神廟的上方,這一戰無法避免,于是他雙眼發出奇異的視線,與內瑟斯對視。

內瑟斯一個箭步沖向神廟,但卻在半途中感覺到一陣幻象在眼前憑空浮現,不禁腳步一頓。

他看見了什么?

殘破的身軀倒在帝王陵墓的廢墟上,鱷魚頭的天神已經變成了一頭嗜血的野獸,正用屠刀剖開他的胸膛,用爪子挖出他的心臟。

而他們共同的敵人卻坐在虛偽的王座上,冷笑著看著這一切,笑聲中翕動著陰險的歹意。

一股恐懼不可遏制的在心底生長,兇煞的幻象攫取內瑟斯的心臟。

這就是他的結局嗎?不,他還不能倒下……

瑪爾扎哈感覺到了內瑟斯的掙扎,還未等后者從幻象中掙脫,他便用虛空的力量讓內瑟斯腳下的大地開裂。

在怪物們前赴后繼的挖空下,中空的大地已經無法再承受天神真身的重量。大地裂開了一張巨大的嘴巴,將龐然的天神整個吞了下去。

窸窸窣窣的虛靈從裂縫中涌現,數量驚人。

而內瑟斯堪堪從幻象中蘇醒,發現自己的身軀被卡在了狹窄的地縫中,兩邊的巖壁不停擠壓著他,被虛靈包圍。

如同一頭斯卡駱什被一群克糜螻放倒,即使再龐大的體型也會被流著涎水的尖牙利爪啃噬殆盡。

內瑟斯將魔法注入戰斧,環繞著他的沙礫化為凌冽的刀子,將虛靈蟲群活活剝蝕殆盡。

瑪爾扎哈發動事先準備好第二個陷阱,大地噴出了大量的虛空能量,它們如同一注巖漿在半空中突然凝固,然后化為地疝的觸手。

觸手在大地上狂舞著,來不及躲開的教徒們都被吸了進去,附在觸手的表面成為了溶解的膜泡,瞬間就沒了人形。

在瑪爾扎哈的控制下,觸手停止了狂舞,將大地的裂隙縫合起來,把內瑟斯封死在巖層中。

一些觸手的小分支失去能量在空氣中迅速硬化,化為了漆黑如夜的石柱,空洞的刺向天空。

忽然聚攏的紫色蟲繭如同一塊補丁縫在了大地上,它發出微光脈動的紫光,如同心臟跳動般強力的收縮著,里面不時傳來天神震怒的吼叫。

在封閉的巖層中,內瑟斯的護體沙暴失效了。

他卡在地縫中無法借力,揮舞的戰斧無法擊破蟲繭。

這種黑暗、這種無力。

讓他想起了被自己封印進陵墓中不見天日的兄弟,此刻的他也許還要比自己絕望上萬倍吧?

內瑟斯不會屈服,他盯著黑暗中那些鬼祟的身影,解除了飛升形態,從逼仄的夾縫總共解脫,然后舉起戰斧迎戰那些怪物。

神廟上方,瑪爾扎哈正在全神貫注對付內瑟斯,對周圍的防備將到了最低。

他身上的虛空屏障被內瑟斯之前釋放的太陽烈焰燒毀了,這是絕佳的機會。

“動手!”隱藏在人群的卡恩果斷出手。

卡恩在手臂上蓄積著紫色的電弧,集中成一束電流,擊穿空氣擊中先知的虛空屏障,瞬間爆出刺眼的光亮。

卡莎的肩莢抬高,莢囊口對準了瑪爾扎哈,噴薄出一連串呼嘯的飛彈,為其帶去了灼烈的毀滅。

希維爾屈膝扭腰,同時擲出極速的骨刃,瞄準先知的脖頸。骨刃發出一陣破空聲,隨后而至。

閃電!火彈!骨刃!

一連串的爆炸瞬間淹沒了先知,但在硝煙散去之后,先知毫發無損的飄在了空中,不知何時重新出現的虛空屏障替他擋下了所有的襲擊。

這結果讓幾人瞠目結舌。

這屏障什么時候出現的?又怎么能擋下他們的全力合集?

“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希維爾的目光聚集在拿到通透稀薄的能量屏障上,不甘的拔出骨刃。

“這個屏障的強度應該不足以擋下這么多攻擊才對!”卡莎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們都是這樣認為的,三個人不可能全部都看走眼了。

直到卡恩最先發現了問題所在。

一絲原先被隱藏的能量紋樣吸引了他的目光,卡恩看向先知的腳下,頓時明白了一切。

先知的雙腳離開神廟的屋頂,露出了先前被隱藏的后手。

原來,神廟之下的深淵正在不停的涌出能量,以維持瑪爾扎哈身上的虛空屏障。

先前他雙腳站在那里,故而擋住的能量流動的軌跡。后來虛空屏障的出現,又將他抬上了空中,這才露出了能量軌跡。

就好像卡恩拿著女神之淚就能毫無節制的釋放低級法術,在深淵中無窮無盡能量的灌注下,原本一擊即破的屏障變得堅不可摧,將他們的攻擊全數抵擋。

該死!

原本以為先知脫離人群的保護是一種蠢行,沒有周圍那些人肉盾牌掩護,他將變成一個活靶子。

卻沒想到他這招是將自己立于不敗之地,還讓原本藏在人群中的他們主動暴露了出來。

感受到瑪爾扎哈的目光從身上掃過,希維爾意識到了一些問題,立刻逃遠了,同時拿出恰麗喀爾準備作戰。

遭受襲擊,瑪爾扎哈將目光轉到三人身上,開始專心對付他們。

虛空與生命的奇異共生令瑪爾扎哈感到好奇,隨即他立刻意識到這是對虛空的褻瀆,

虛空與生命不應該共存,萬事萬物都將在全職全曉的獨眼注視下化為虛無。

包括虛空本身。

于是他下令打開了神廟大門。

他來自虛空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