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四十六章 群狗無首 回到首頁

第二百四十六章 群狗無首
他來自虛空第二百四十六章 群狗無首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冥淵號消失了,海面上只剩下了屠宰艦隊的倆艘獵海船,作為了目睹了普朗克時代終結的見證者,他們帶回來的流言將像野火一樣在全城蔓延。

很快大家都將知道——冥淵號被海怪弄沉了,普朗克死了。

“天吶,普朗克……這就沒了?”激蕩之后又歸于平靜的海面,格雷福斯扶著小船努力的浮在水上。

崔斯特有些啞口無言,不知道要說什么,斟酌了半天說了一句廢話。顯而易見,他受到的震撼太大了,剛剛他們看到的那只海底巨獸可以直接塞滿整個屠宰碼頭。

“不管他活沒活下來,他的一切都算完了。”崔斯特掙扎著爬上小船,又幫著滿身傷痕的格雷福斯爬上來,兩人像兩條死魚般躺在漏水的小船上——小船被子彈打出了幾個孔。

“也是,我們還活著就好,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想到自己居然還活著,格雷福斯就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整個符文之地最幸運的人。

當海獸鉆出海面將他們的小船掀飛的時候,他感覺一切都完了,但現在,海獸帶走了普朗克,而他們卻還好好的活著。

雖然狼狽,但也活著不是嗎?

那頂倒霉王冠,還真是倒霉……他戴的時候沒有召喚出海獸,而普朗克一戴就中招了,難道這不是一種幸運嗎?

不過,也有可能是借了崔斯特的狗屎運。

不遠處漂來一具尸體,抓著的東西有點眼熟。衣著打扮看著是普朗克的親信,手里是崔斯特的那頂帽子。格雷福斯撈起來扔給崔斯特,他一臉無所謂的表情,似乎知道這帽子遲早會回到他手里。

“現在我們是不是該去找你的槍了?”

“怎么拿?這會兒命運都跟已經死神之女一起沉到海底了。”格雷福斯指指巨獸消失的海面,崔斯特露出一臉苦相。

“我更擔心的是比爾吉沃特的老大死了,城里的各個幫派群龍無首,免不了要火并。比爾吉沃特再待下去就太危險了。”

“那就更需要槍了,沒了槍你怎么活啊?”

“是有點兒難。不過,我知道在皮爾特沃夫有個造槍師傅,手藝相當過硬。”

“皮爾特沃夫嗎……”崔斯特陷入了沉思:“遍地都是錢的地方。”

“按照原計劃我們去皮爾特沃夫,回去港口后馬上準備出海的東西。”

“怎么回去是個問題。”格雷福斯指著漏水的小船:“這船劃不出多遠的。”

“你看,有艘船來了。”

格雷福斯抬頭望去,一艘大船的影子正從海霧中浮現。

……

莎拉站在塞壬號的甲板上,眺望著海面。

好戲已經謝幕,冥淵號就如卡恩所預計的那樣,被海底巨獸拖走了,普朗克的統治也隨之結束。

她的唇邊挑起一抹微笑。

普朗克到死也沒有發現這是他們的陰謀,崔斯特和格雷福斯只不過是給他送去王冠的快遞員,就連海巫婆也成了工具人。

普朗克就像一只肉吃慣了的鯊魚,見到什么活物都要咬一咬,他并不知道有些東西是有毒的,即使是他無法染指。

他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她的復仇終于在多年之后得償夙愿。從普朗克戴著紅面巾闖進她家的工坊那一刻起,她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很久了。

普朗克無意中教會她一個殘酷的事實:不管你覺得有多么安穩太平,你的世界,包括你建立的一切,你在乎的一切,都可以在轉眼之間化為烏有。

憤怒和仇恨陪伴著她度過了那個冰冷的夜晚,還有無數緊隨其后的黑夜,在這一刻都得到了意義。

“別高興得太早,屠宰碼頭還沒拿下呢,不出意外……當冥淵號沉沒的消息傳回去,鼠鎮群狗就會立刻為爭奪屠宰碼頭的歸宿大打出手。”

“你可真不會討女孩子歡心。”厄運小姐的微笑消失了,她從前甲板轉頭看向身后的卡恩卡莎,發覺他們臉上比較淡定,似乎海底巨獸的出場并沒有震撼到他們。

胡母在下,難道他倆見過更恐怖的怪獸?

“那得分對象。”卡恩聳聳肩,言下之意就是他不需要討好莎拉。

莎拉瞪了他一眼,她的喜悅需要分享,激動需要發泄。

她看著仍在錯愕中的雷文,又看了看策劃了一切卻又在此刻不近人情的卡恩,最終上前抱住他旁邊的卡莎,讓這個人吃點醋似乎也不錯。

卡莎的身體高挑而纖細,抱起來卻很穩,讓她不自覺的想要將臉埋進她的胸口,而不是反過來把卡莎的臉埋進自己胸口。

明明她才是大人。

“都結束了。”卡莎靜靜的說,莎拉感覺到一絲慰藉,填充著復仇之后的巨大空虛。

但她并不認同卡莎的說法。

“還沒有。”莎拉松手,看向被海霧遮蓋的比爾吉沃特深處:“普朗克是死在海底巨獸嘴里,而不是我手里,回去以后屠宰碼頭不會落在我手里,為此展開幫派火并是必然的。”

普朗克倒了,他的下頭還有那些被他壓制的其他勢力就會紛紛冒出頭來,彼此爭奪海盜之王留下的遺產。

屠宰碼頭只是其中利益最為豐厚的代表,其實不止屠宰碼頭……每一間裝飾著他的徽記的妓院、酒館和倉庫,所有能帶來財富的無主之物,都會成為幫派間彼此爭奪的對象。

而莎拉擔心的就是這些。

“我手里盡是一些魚苗子,是爭不過那些老練的船長的。”莎拉看著自己的塞壬號,這些新人上了岸連像樣的武器都沒有。

如果現在參與進血腥的幫派火并中,她會因為人手不夠、經驗不足和裝備等原因打得頭破血流,就算她為此在陸地上用上膚甲,那么大一塊地盤也不是她一個人能守下來的。

“讓他們先爭個頭破血流,我們再坐收漁翁之利好了。”雷文說。

“那可不行,搶下屠宰碼頭的一瞬間他們就會立刻把普朗克的財富轉化為自己的。縱使后來我們能接收碼頭,那時財富肯定已經被分食完了。我們必須趁著現在其他人還不知道普朗克死掉的消息,趕緊過去把碼頭占了。”

他來自虛空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