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鮮雜燴 回到首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鮮雜燴
他來自虛空第二百五十九章 海鮮雜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當說起要兩個人一起出去逛逛的時候,卡莎顯得很高興。

可能是憋壞了,畢竟來到比爾吉沃特以后一直都在目睹各種殺戮,就算只是看著心情也不會好。

“你知道今晚的計劃嗎?”走出房間,卡恩便問卡莎。

“不知道。”卡莎搖搖頭,然后主動挽住了卡恩的胳膊,看著他的眼睛說道:“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計劃很簡單,主要是就你和我。我們先去別的地方走走,消磨時間,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再去屠宰碼頭,莎拉在那給我們準備了一頭大魚。說起來,我到比爾吉沃特那么久還沒有吃過一頓大餐呢。”

膚甲開始收緊,針刺感加劇,它也在渴望著吞噬血肉。

“我也是。”卡莎委屈的嗚一聲,然后問道:“我們先去哪逛逛?”

卡恩看了一眼天色,太陽剛剛沉入海面,整個比爾吉沃特被數不清的燈光所點綴著,莽好看的。(莽=蠻,當地口語習慣)

他聽從自己的欲望,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吃。

“現在是吃晚飯的點啊,先去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吃完一家換一家,或許我們能吃一個晚上。”被卡莎挽住那條胳膊只要伸直就能摸到她平坦的小腹,卡恩故意按了幾下說道。

和膚甲共生以來他們已經不再有飽腹感了,只要想就可以一直吃下去,就是不知道比爾吉沃特有沒有美食街,可以讓他們吃得停不下來。

“聽起來還不錯,我們快走吧,我已經等不及了。”卡莎拽起了卡恩的胳膊,迫不及待的往山下走去。

兩人并沒有去高端奢侈的餐館,因為那里的菜不僅貴,份量還少得可憐。

一路兜兜轉轉來到了下城區,想要找味道好份量足的美食。

路燈里存放的海獸油脂靜靜燃燒,往空氣里注入濃煙,讓人感覺嘴里的味道都油膩了起來。

比爾吉沃特還是那樣的無法無天,在通過一處棧橋的時候,卡恩眼看著自己眼前一位行色匆匆的中年男子,被迎面走來的矮個子在錯身的一瞬間從挎包里順走了錢袋,然后放進自己的布包里。

莎拉定下的規矩只能管管那些作惡多端的海盜幫派,對于這種隨處可見的小蟊賊實在沒法管。

小偷走到卡恩身邊也不過三秒多的時間,他幾乎沒有時間思考,下意識的就在擦肩而過的瞬間又悄悄地把他偷來的錢袋摸了出來,然后放進了失主的挎包里。

等失主和小偷別走到了棧橋的兩端,卡恩才意識到自己下意識的做了件好事。

也許吧……

他只是不想惹麻煩,而在這個前提下,他其實不介意做一點順手而為的好事。

卡恩側過頭,看見卡莎正在對自己笑。

“你在笑什么?”卡恩有些疑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沒什么?我聞到味了。”

“什么味?”

“跟我來!”

卡莎帶著卡恩向一條暗河沿街走去,他很快就聞到了卡莎所說的味道是什么——海產品的腥味。

還未見到店家,就聽見一陣剁魚的聲音從街尾拐角處傳過來。拐過去,就看見一家海鮮餐館在河邊露天營業,生意火爆。

卡恩眼前一亮,他看見各種各樣的海鮮被養在透明的玻璃水缸里,鰻魚、龍蝦、螃蟹、魷魚,應有盡有……一臺抽水機不斷的發出嗡鳴,伸出許多軟管往水缸里打著氣,咕嚕咕嚕的不停冒泡。

這次換卡恩主動拉著卡莎過去,他來到那臺不停嗡鳴的機器前,好奇的伸手摸了摸。

“它為什么一直在冒著泡泡?”卡莎問。

“魚也是要呼吸的,只不過它們的鰓只能呼吸水里的氣,所以要不停給水打氣。不然魚死了很快就變得不新鮮不好吃了。”卡恩解釋一番,然后看向那個剁魚的漢子,他的半張臉上刻著刺青。

“這機器哪來的?”

“哦,那個啊!老板托人從皮爾特沃夫買來的稀奇貨,聽說本金加運費都能買下一艘小船了!”

“原來如此。”卡恩猜也是從皮城或祖安來的,他知道雙子城科技發達,但畢竟和地球的科技側重不一樣,所以出現了氧氣機這種東西還是有點意外。

然后轉念想想皮爾特沃夫也是個海濱城市,有這樣的機器倒也正常。

屠夫有些奇怪的看著兩人,看也不看就把尖刀插進魚腹,熟練的挑出魚的各種臟器,丟進腳邊的簍子里。

魚簍的縫隙不停的滲出血水,匯聚在一起如注旁邊的暗河,血腥味引來了一大群剃刀魚甚至瘋狗鯊,但即使鯊魚就在幾米遠的水里巡游,也絲毫沒有影響河邊食客的食欲。

卡恩看著他把慢慢一簍魚下水倒進眼前的暗河里,魚群頓時瘋狂爭搶起來,沸反盈天。

“兩位客人面生啊,第一次來吃吧,想要吃什么自己挑。都是現殺現煮的,新鮮得很。”

“哦,我看看。”卡恩把目光轉移到魚缸上,然后開始挑起了海鮮。

“沒有菜單嗎?”卡莎站在魚缸旁邊,有些無從下手。

“沒有,這家店只做海鮮雜燴湯,你拿個籃子,把想吃的海鮮放進去就行,老板殺完以后就幫你一鍋煮了。”

“這樣啊……”卡莎好奇的盯著卡恩,看著他抓起一只龍蝦放進籃子里,終于忍不住問:“卡恩,你以前吃過嗎?怎么這么熟悉?”

“這些店都這樣啦,沒什么奇怪的。”卡恩心虛的跑到魚缸另一側挑去了。

他心里清楚,這都是上輩子積攢下來的經驗。無論在比爾吉沃特這樣的經營模式是否常見,他都無法解釋自己為什么這么熟練。

龍蝦之后,卡恩又挑了一只鐵棘魷,這東西不太好“上手”,一不小心就會刺破皮膚,甚至有人因為生吃鐵棘魷而被堵住喉嚨窒息而死。鰻魚太大一條分兩個人吃,又陸陸續續裝了幾只螃蟹和一些海貝。另外一邊的卡莎也不知不覺就挑多了,直到籃子裝不下才反應過來。

當他們拿著籃子去找屠夫的時候,他也是愣了:“你們兩個吃得了這么多?”

“放心吧,我們給得起錢,拿大碗裝,裝進一碗里!”

他來自虛空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