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一十三章 蝕魂夜? 回到首頁

第三百一十三章 蝕魂夜?
他來自虛空第三百一十三章 蝕魂夜?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菲耶特將鐵鉤從義肢上扭下來,在安裝義肢的位置藏著一個暗格,她從里面取出了秘庫的鑰匙,打開了秘庫后又放回去。m.kmbkw.com

她完全沒意識到此時在這個房間里還有另一個人,正在默默的注視著她。

“原來藏在義肢里。”

卡莎記下了位置,然后趁著艾歐尼亞搬鐘的功夫,離開了地下室回到房間,將看到的全部告知了卡恩。

“你這是要搶鑰匙嗎?”卡莎問他。

卡恩搖搖頭“先記下來以備不時之需,總不能把整個秘庫都搬走吧。”

“我覺得可以,塞壬號又不是放不下。”莎拉抬杠道。

卡恩白了她一眼,寶物所在里面取不出來終究發揮不了作用。

“莎拉,你去看看盧錫安和賽娜入住的情況。”

“那你干嘛呢?”莎拉抱胸反問。

卡恩什么都沒有說,他直接把卡莎拖進懷里,揉揉眼睛掏掏耳朵,慢慢的等待晚餐時間。

“你胡母的!”莎拉摔門而出,卡恩也閉上眼睛感受著嬌嫩肌膚的柔軟觸感。

不知道為什么,一股不安總縈繞在他心頭。

……

晚餐時間如期而至,卡恩他們叫上了盧錫安一起下樓來到飯廳。

皮城的瓦庫爾又在抱怨鳥人科斯克在他樓頂上制造噪音的事情,跟老板娘菲耶特要求換房間,但是盧錫安夫婦的入住讓酒館住滿,沒有空房給他換了。

這事就又這么不了了之。

新來的光明哨兵成為了談話的焦點,瓦庫爾上前搭話,不過收到的卻是冰冷的回應。

就在眾人吃飯閑聊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

“蝕魂夜來了!”

菲耶特和住客全都從椅子上站起來,沖到了外面的碼頭上。他們看到一個艾歐尼亞信徒待在原地,面無血色的指著暗影島的方向。

通常,看到的都是蒼鋼色的海平面上浮出一線黑色的丘陵,但現在那里正有漆黑云霧凝聚的巨浪向著小島這邊沖過來。

沒人需要下達命令,碼頭上的每個人都立刻飛奔回不賺不歸。

有的去拿行李,其他去集結水手,準備船只起航。

菲耶特的單桅帆船早就做好了出海的準備,她每天早晨都會檢查。要是不時刻提防著蝕魂夜,就別在暗影島邊上討生活了。

是的,蝕魂夜并不像某個節日,有固定的發生時間。它的頻率大概是一年一次,但一年有那么多天,會在哪一天發生,沒有固定的規律。

只有強如俄洛伊那種祭司,才能在蝕魂夜來襲的第一時間感知到。

“十五分鐘后吧臺集合。”菲耶特在酒館里大喊了一聲,連碼頭上的卡恩都聽到了。

現在的情況是,別人都回到酒館里收拾東西準備開溜了,而他們卻沒有還沒有動。

他看著遠處涌動的黑霧,詫異的嘀咕著“這不是蝕魂夜。”

他這樣說的依據是蝕魂夜發生時黑霧會以暗影島為中心想四周擴散,但眼前的黑霧卻只像著小島這邊擴散。

“這是沖著我來的。”賽娜臉色鐵青,沒想到黑霧來得這么快,她當初就應該堅決一點,不跟卡恩來到不賺不歸,害了其他的人。

“現在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先回酒館收拾東西,看看其他人要做什么。”卡恩轉身跑回酒館。在黑霧壓境的情況下,他敢肯定酒館里肯定要發生點什么。

賽娜看著遠處的黑霧,長長的嘆息一聲,戴上了銀白色的兜帽。

……

當蝕魂夜來臨時,所有比爾吉沃特和暗影島之間的補給站都會盡快疏散。

寶物獵人帶著戰利品遠遁,酒館的主人鎖上大門,祈禱回來時一切安好。

所以在離開之前,每個酒館里的小團體都會聚在一起喝最后的踐行酒。

表面上這是這群冒險者在走投無路時獨特的慶祝方式,暗地里卻有人企圖借此機會爭取已死之人的戰利品。

菲耶特很看重這個意思,她把酒盅排成一列,在每個里面倒上了一小口酒。

住客們一個個來到飯廳集合,她可以在其中一些人眼里看到恐懼。其實她自己也很害怕,即使已經度過了十次蝕魂夜。

“又來了。”蓋溫嘆了口氣“我們一次見過多少次了,菲耶特?四次?還是五次?”

“我一次都沒有。”說話的人科斯克,那位艾歐尼亞來的瓦斯塔亞人船長。

“放心,你的船員都是比爾吉沃特的老手了,應付得了。”蓋溫說。

“你的船員見過蝕魂夜,而你卻沒有?”瓦庫爾嗤笑道“那為什么你能管事?”

“我是今年才從比爾吉沃特入港的。”

“和氣生財。”菲耶特命令道,她敢肯定瓦庫爾在皮爾特沃夫也沒見過蝕魂夜。然后她大聲宣布“最后一件事,有誰要去秘庫里取東西?”

“時間不夠我全搬走的。”蓋溫說。這一年來他找到了許多有趣的古物,足以塞滿他的小船。不過他一點也不緊張,因為他知道秘庫有多么堅固,那些亡靈絕對碰不到里面的東西。

“搬走那口鐘太費勁了,時間不夠。”薩芭哀怨道。

聽到她這樣說,卡恩皺起了眉頭。

不搬出來他怎么帶走啊。

至于其他人,不是說還沒找到東西就是說沒有收獲,沒有一個人要打開秘庫。

卡恩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先把秘庫大門打開再說,然后制造點混亂……

“我要取走我的東西”

他話說了一半,瓦庫爾就開口打斷了他。

“有個人還沒下來集合,已經超時了。”

卡恩盯著他,感覺他好像是故意的。

“誰?”菲耶特問。

“那個諾克薩斯貴族,他不會還在睡覺吧?”

“面都沒露幾次的那個?你不說我差點忘了他,我去叫他下來。”菲耶特可不想回來不賺不歸的時候被一具腐爛的尸體襲擊了,馬上爬上了三樓,去叫醒弗拉基米爾。

卡恩就站在飯廳里看著樓梯,沒多久就忽然感覺到一股血腥味彌漫了開來。

當他想上去看看情況的時候,就聽到腳步聲從樓上走下來。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