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四十章 白光 回到首頁

第三百四十章 白光
他來自虛空第三百四十章 白光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上方已經失守,正門的莎拉不得不回頭開槍處理那些在神廟里亂飛的怨靈。m.lnwow.me

她注意到俄洛伊此時被蒼白的光線縈繞全身,手中的石球則濺射著光芒。雙手微微顫抖,下巴緊繃,脖子上暴起的青筋宛如粗纜,汗珠如小溪一般滾落她的面頰。

看樣子應該是快完成了,因為俄洛伊總不會傻到使用耗盡心神都無法施展的神跡。

門前,賈克斯被亡靈重重包圍,仍在負隅頑抗。而兩位亡靈領主已經繞過他踏進神廟,燃燒的刀鋒在地上刻下鬼火的軌跡。

“此地不歡迎死者。”俄洛伊暴喝一聲。

兩名亡靈領主對視一眼,從彼此空洞的眼眶里看見了跳動的冥炎,略微點了點頭,然后同時揮動著火的劍刃朝著俄洛伊砍去。

顯然他們也意識到了,娜迦卡波洛絲的祭祀正在籌備著某種對抗死靈的儀式,不能讓她完成。

卡莎卡恩箭步上前,分別用拳刃臂刃擋住。兩兵相接,激出一道火光。

卡恩一腳蹬出,把亡靈領主蹬退幾步,而卡莎一個旋身飛踢,把敵人踢倒在地。

亡靈領主重新站起來,拔劍對準俄洛伊,手下的亡靈再次發起進攻。劍刃上陰寒的火焰高漲起來,映得神廟內一片瘟疫般的慘綠。

忽然間,白光涌現,打斷了恐怖的進攻號角。

所有人轉頭看向那座扭曲的雕像,此刻獸首的雙眼和口中正流淌出白光,光芒沿著破敗的墻壁擴散開來,經過的地方沒有半點暗影膽敢停留。

奪目的光芒浪涌向前,籠罩了神廟中的所有人。白光照進黑霧里,后者不斷剝啄消散,露出藏匿其中的畸怪惡靈,將長年詛咒它們的可憎魔法凈化殆盡。

本以為會有尖叫響起,沒想到沒想到擺脫了束縛的亡靈卻為了重獲自由喜極而泣。

白光也浸沒了神廟里的活人,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洋溢著生命氣息的暖流貫穿身心,抽空了死一般的麻痹感。他們被黑霧抽走的生命力,又重新回到了體內。

但這恩惠也被膚甲隔絕在外,生命能量的接觸使得膚甲變得活躍起來,自主吞噬著其中洋溢的能量。卡恩特意把手臂外露,結果白光照射在皮膚上卻帶來一種痛感……類似雙氧水倒在傷口上,那種被治愈的痛感。

卡恩偷偷注意到卡莎也照做了,把手掌露了出來,不過她不喜歡這種感覺,身體也沒有任何傷痛隱疾,又把膚甲蓋了回去。

白光繼續奔流,猛然洞穿了亡靈領主的鎧甲,劍刃上陰燃著的蒼藍色鬼火被光芒摁滅了。

他們栽倒在地,痛苦的咆哮起來。其中一個在凈化之光的灼熱炙烤中,詛咒消融冒出白煙,終獲解脫。

另一個則艱難的爬起來,一路大吼著奔出了神廟,逃進了黑霧里。其他在白光里奮力掙扎的亡靈也紛紛掉頭沖出神廟,殘破不堪的靈魂拖著尾跡嗵黑霧一起退散。

俄洛伊從雕像上拿下沉重的石球,扛在肩上,以身作臺。

在扛下石球的時候,俄洛伊腳步晃了一下,膝蓋一屈,差點跪倒。先前的儀式極大的耗費了她的心神,敦實偉岸也變得仿佛一吹就倒,但她仍然扛下了這沉重的負擔,然后邁步走出神廟。

隨著石球轉移,娜迦卡波洛絲之光也照射到神廟之外。黑霧消退,亡靈退散,搖搖欲墜的神廟在死靈的風暴中挺住了。

俄洛伊繼續向前,走到懸崖的邊緣,高舉石球。從獸首處流瀉出的光芒更盛,白光噴薄噴薄。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所折服,即使是在比爾吉沃特呆了十年的莎拉,也是第一次看見蝕魂夜退散的場景。往常的她都是待在屋里向著胡母放肆的祈禱,直到外面傳來了人們慶幸的呼聲才出門。

如同黎明溶進了比爾吉沃特、如同風暴過后的第一縷陽光、如同苦寒冬日里的第一絲春意。

站在山崖上,比爾吉沃特盡收眼底。

白光所至之處,黑霧節節敗退,卷起所有驚悚的亡魂匯成一團混沌的風暴。

失控的死者們互相啃食,有些自覺化進了白光,而有些則掙扎著想要逃離。

比爾吉沃特解開了窒息,城市從黑霧中慢慢浮現。

數以萬計的建筑仍像藤壺般堅定的嵌在懸崖峭壁之上,即使是亡靈的風暴也無法動搖。白港的浮標墓碑沉靜下去,死者再次長眠,風中飄散著海獸糞便焚燒的味道。血港的血色也已經褪去,港口千帆重新浮現,塞壬號的方向傳來悠揚的鐘聲,屠夫之橋的大火已經熄滅,唯獨只有利維坦號仍在燃燒。

卡恩注意著俄洛伊的動向,不知道她看見燃燒的利維坦號會做何感想?

黑霧最終退回大海深處,還給比爾吉沃特一片寧靜而廣闊的翠綠色海面。死者回到了它們占據的詛咒之島,全城終于恢復了寧靜。

白光收斂,俄洛伊放下石球。

東方已近破曉,清澈的風掃過比爾吉沃特,人們終于松了口氣。

蝕魂夜結束了。

“一個能打的都沒有。”一個不滿的聲音打破了此刻的寧靜。

莎拉的膚甲擬態成為平日的衣物,露出來的眉頭皺起來看著賈克斯,最后搖搖頭對卡恩他們說道:“如果他不總是說一些壞人心情的話,我倒是挺歡迎的。”

“他這人就是這樣。”嘴欠是除了這一身造型以外,賈克斯最大的特點了,一開口就是嘲諷了,不管對誰。

或許是悠長的生命導致他對許多東西都不屑一顧,除了虛空……以及能對抗虛空的戰士。

“不過,總算結束了。”莎拉長長舒了一口氣,今夜對她來說不只是蝕魂夜這么簡單。

“還有下次,黑霧有著病態般的欲望。”俄洛伊疲倦地說。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說的?”莎拉注意到俄洛伊正在打量著自己。

“你可以將那身惡心的魚鱗收起來?”俄洛伊的目光帶著審視,一不留神莎拉就變了副模樣,前后差異很大。

莎拉記得她應該是討厭虛空膚甲的才對,不是一路人,所以她也不想再跟對方多說什么了。

“你知道利維坦號為什么燒了嗎?”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