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四十六章 海難 回到首頁

第三百四十六章 海難
他來自虛空第三百四十六章 海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接近一個月的航行,漫長的時間把涼爽的晚秋熬成了初寒的冬天。m.lnwow.org

天氣越來越冷,卡莎已經開始考慮著要在上岸后,給卡恩和自己買幾件過冬的大衣。

雖然膚甲能一定程度的隔絕寒冷,但只能擬態出比較緊身的衣物,而這在人人都里三層外三層穿著衣服的情況下,就顯得單薄得有些不正常的。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卡莎想要體驗一下卡恩說過的大衣口袋。

所以當海岸線出現在視野盡頭的時候,卡莎高興得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船艙里,把卡恩從苦寒早晨的溫暖被窩里拽出來。

“卡恩卡恩,我們到了!我看到陸地了!”

由一個愛人的甜蜜之吻開啟的清晨讓人感覺到美妙,但如果卡莎能給他一點時間清醒過來就更好了。

“看到陸地和登陸之間還有一大段時間,沒有半天是不可能的,用不著這么著急。”

卡恩起床整理了一下儀容,然后隨著卡莎來到甲板。

大家伙起的都挺早,比平日更多的人聚集在前甲板上,眺望著遠處的海岸線。

賈克斯也在,他正掀起面具的一角,把剝好的煮雞蛋放進去。

“你們要來一顆嗎?雖然不是烏澤拉斯流動市場的土雞蛋,但在船上也沒有挑剔的條件。”

看見兩人,賈克斯友好的打了個招呼。

“不用了謝謝……”

卡恩觀察過,賈克斯一天起碼要吃五個以上的雞蛋,也不怕膽固醇過高。他怕賈克斯不夠吃,所以沒要。

另一個原因則是,吃了賈克斯的雞蛋,他就有理由找你切磋了。名為切磋,實為挨打。

卡恩看著賈克斯兩三口吃完了雞蛋,這個遠古時代遺留的艾卡西亞人很離譜,當初登船的時候,為了能在漫長的航行中一直吃到新鮮的雞蛋,他居然帶著一群母雞上了船……

他也是在發現這件事后,才明白船長為什么對他們那么冷漠。

“卡恩你看,是雪!”

“好耶,是雪。”

一陣冷風吹來,他從背后抱著卡莎,目光越過她的肩膀看向海岸線。

比爾吉沃特太靠近熱帶了,所以即使是冬天也不會下雪。

因為下雪的緣故,海岸線有些發白,看起來有些冷清。

卡恩想起艾歐尼亞才剛剛遭受了戰爭,想必這個地方也會像冬天一樣,失去了對外來者的熱情吧。

大多數人從海上來崴里,夢想得到財富、機遇,或者只是個新的開始?所以這個冬天完全沒能阻擋他們,心中的熱火會把一切寒冷的拒絕融化。

“別急,我們有整個冬天的時間休養生息?等開春才是采摘萊肯野莓和魔法花瓣的時候。”有過多次進出的經驗,船長知道在進入崴里港口的時候要溫柔?不能操之過急。

崴里是一座幻影港口,一座隱秘的海岸村莊?由艾歐尼亞特有的神秘力量守護。

和斐洛爾不同,她不歡迎異鄉人,也不在任何一份地圖上。若要崴里現出真容?就只能聽任她自己的意愿。于是許多人都對顯而易見的蠢行躍躍欲試。

卡莎還沉浸在很快就能看到雪的喜悅?卡恩陪著她待在甲板上吹冷風。

其實他用魔法就能制造出雪?但是卡莎想要看見的是下雪后的大地,那是他所制造不了的。

“你有什么計劃嗎?”卡莎問。

“你想堆雪人還是打雪仗?說不定還能看見小狐貍一頭扎進雪地里。不過我認為我們應該先找間客棧安置一下。”

艾歐尼亞有著許多奇妙的生物?是不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所無法理解的。卡恩的目標是它們,但是落地之后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熟悉環境,然后才有精力展開探索。

“那安置完就先去買大衣。”

看見別人都穿上了罩袍外套?而自己還穿著緊身的皮褲,雖然還是很好看,但已經有些不合時宜。

沉浸在此刻的溫馨內,兩人還不知道一場風暴即將來臨。

幾小時后,回到房間里的卡恩感覺到了一股異常的能量在空氣中涌動?異常升高的能量讓膚甲都活躍了起來。

這不正常。

“卡莎。”卡恩想到不好的事情?第一時間憑著虛空感應去找卡莎。

卡莎也在朝著他趕來,他們在船艙里相遇了,互相抓住了彼此的手。然后她皺著眉頭說道“你也感覺到了嗎?”

“去看看。”

來到甲板上,卡恩發現忽然之間就變天了。

幾個小時前天氣還好好的,風平浪靜。而現在,一陣不知從何處來的鈷藍色迷霧籠罩了船身,原本看到的海岸線也消失在迷霧中,如同一道厚厚的墻擋住了視野。

他們身處霧中,什么也看不到了。

在比爾吉沃特,如果遇到了諾提勒斯也會出現突然起霧的情況,但這里離比港十萬八千里,霧的顏色也不對,絕不可能是遇到了深海泰坦。

“崴里好像不歡迎我們……”卡莎四下觀望,喃喃道“她藏起來了。”

“似乎還想對我們不利……”卡恩注意到霧墻還會不時迸發閃爍出奧法能量。

這些能量注入大海,然后海面便開始劇烈起伏,動搖著船身。

“艾歐尼亞之靈憤怒了。”船長被海浪驚動了,來到了甲板上。看著異樣的大海,他大聲下令“快調頭離開!”

但是晚了,海面越來越晃,忽然之間掀起鋪天蓋地的巨浪,朝著商船打來。

而卡恩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海難來臨前緊緊抓住卡莎的手。

巨浪迎頭拍下,船體被瞬間拍碎,洶涌的海浪席卷了甲板,巨大的推力將兩人沖散。

卡恩感覺卡莎的手指在自己指尖抽走,然后身體被冰冷無情的海浪推開,狠狠的撞在了船舷上。他聽見里自己的骨頭在身體里哀鳴的聲音,肋骨仿佛都撞斷了。

苦寒的海水淹沒了他,帶來了冰冷的刺痛,虛空膚甲覆蓋全身,他極力抓住身旁可以抓住,從身旁飄過得木板或是什么的,慢慢的在翻卷的海水里穩住了身形。

他睜開了眼睛,然后便看見了眼前的慘烈景象。

可能有貓餅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