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五十章 祠堂 回到首頁

第三百五十章 祠堂
他來自虛空第三百五十章 祠堂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可能有貓餅

卡恩本來想去集市看看有沒有一些神奇的生靈售賣的,但這里和別的港口賣的東西沒有太大出入,都是尋常的魚蝦和家禽。m.kanxs.me

不過這里的蔬果倒是長得比較稀奇,以卡恩的常識來看,多半是他沒見過的種類,長刺的橘色蔬菜、能根據天氣改變顏色的水果,所以他們買了一些帶回去。

此外,卡恩發現,艾歐尼亞人不只收錢幣,也支持用珍稀的種子或羽毛來以物換物。

“可能我們要找的那些生物不準打獵出售,集市里買不到的話,得去野外找呢。”從充滿熏香味道的集市出來,卡莎手里拿著一塊燙手的香辣酥餅,小口的啃著,乖巧可愛。

順著卡莎的話,卡恩看向了村莊外面的群山。

崴里是建立在山腳下沙灘上的一個沿海村莊,遠離大海的另一邊是茂密的群山,說不定里面就生活著多種多樣的生物。

他環顧一周,沒看到諾克薩斯人的哨站,但又注意到了山上某處的那個祠堂。他悄悄扒開眼罩,通過左眼看見的萬物紋樣顏色的對比,看到了祠堂外的樹上蹲著一個人影,就像當初他們那樣觀察這座村莊。

“崴里要出大事了嗎?”卡恩喃喃道。

“你怎么會這樣覺得?”

“你看前面。”

卡莎把目光從卡恩身上移回來,看見幾個諾克薩斯士兵又在街上盤問路人,而且剛好堵在他們回客棧的路上。

“又是他們?到底在找什么啊!”

“可能是哨站有什么重要的東西失竊了,不然光是丟掉一點物資怎么會這么上心。”

似乎想到了什么,卡恩又看向了山上的祠堂……他忽然覺得那個人就是在觀察諾克薩斯士兵的動向。

“我建議繞開他們,反正還早。”卡恩說。

雖然穿著艾歐尼亞人的服飾,但那顯眼的發色還是能一眼認出他們并不屬于艾歐尼亞,因此被盤問的幾率挺高的。

就像一些諾克薩斯的逃兵想要藏在那些被他們拋棄、以及被他們傷害的人之間,茍活度日。

即使他們沒有穿戴鎧甲,也沒有佩戴武器,但諾克薩斯人的表情總是能讓人一眼認出來。那是一種內在的敵意,或者是一種高人一等的優越感,掩飾不住的。

“去哪兒呢?喝茶等他們離開嗎?”卡莎看見路邊就有一家茶館,雖然它沒有名字,但所有來到崴里的訪客都能立刻看到正門口的茶壺雕塑。

“不,我們去山上。”

……

山上有積雪,卡莎的注意力全在這些白色上。

她搖動樹枝,讓葉片上的積雪和樹枝上的冰凌掉下來,玩得不亦樂乎,不知不覺隨著卡恩來到先前看到的祠堂。

廢棄的祠堂空蕩蕩的,大門開著可以一眼看見里面。

一個人也沒有。

“篝火?”卡莎發現祠堂里有一處篝火,她走過去蹲下捻起一撮灰看了看“是昨天留下的,看樣子有人在這里歇腳。”

“有人嗎?”她站起來喊道,但是并沒有人回應她。

卡恩環顧一周,也沒有發現人影。

“看來對方并不想見我們。”

他出了祠堂,爬到之前那人蹲過得樹上,看見諾克薩斯人已經轉移到了別的街道上。而他動作輕輕的再次四顧,依然沒有看到那人的蹤影。

對方是離開了?還是在躲著他們?

“卡恩,你來看一下!”卡莎的叫聲傳來,他跳下了樹,來到祠堂的后方。

他還以為卡莎找到人了,沒想到讓卡莎發出聲音的卻是一顆樹。

“這棵樹下是不是藏著什么?”卡莎指著一顆不大的樹,樹干纏繞向上,兩人高,光禿禿的枝干,只有枝頭綴著幾點楓紅色的細葉,結出紅色松果般的果實,在雪地里顯得很醒目。

而在樹的根部,纏繞著一塊扁平的圓石,上面刻著封閉的凹痕,看起來像是某種封印。

“把這東西挖開是不是能找到好東西啊?”

卡莎顯然把這圓石當成了井蓋般的東西,想要掀開來一看究竟。

不過卡恩卻是直接踩在了石頭上,伸手去撫摸樹干。他用指甲一刮,樹皮被開了道口,藍綠色的熒光樹汁從里面流了出來,能感覺到充沛的魔力流淌在其中。

“好像讓樹汁流進凹痕里,封印就能打開。”卡恩說。

就在這時,一聲呵斥從上方傳來。

“異鄉人,守生木你可別碰!”

兩人循聲看去,看到一個小姑娘站在祠堂的屋檐上,警惕的注視著他們。

“原來躲在了屋頂上,難怪找不到。”

卡恩眨了眨眼睛,在看清那小姑娘裝束的時候卻突然愣住了,神似某個人……這感覺就像卡恩第一次看見比印象中小幾歲的塔莉埡,那種似是而非的感覺。

眼前這個姑娘一頭黑色的長發扎成沖天的馬尾,衣著單薄,臉龐略顯稚嫩,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她手持一把忍鐮,腰后掛著一個卷成筒狀的布袋,這裝束令卡恩想起了某個人。

離群之刺阿卡麗。

可是又不完全相同,阿卡麗有非常明顯的紋身刺青,而這個小姑娘明顯年紀更小,皮膚干干凈凈的,除了染了些灰塵,一點刺青的痕跡都沒有看到。

這看上去比他們年紀還小得小姑娘,會是那個人嗎?

“碰了會發生什么?”卡莎好奇問道,她不覺得這個渾身一點魔法氣息都沒有的小姑娘能對他們造成什么威脅。

那姑娘皺了下眉頭,說道“這都不知道,你們是剛來的吧。破壞守生木會惹怒這片土地的守護靈,它會殺了你,一命抵一命,維持兩個領域的平衡,這就是均衡。”

“均衡……你是均衡教派的人嗎?”卡恩從守生木下走開,問那姑娘。

“不再是了。”那姑娘冷酷的回答。

這個回答讓卡恩確定了這個小姑娘就是阿卡麗,只是比他印象中的小了四五歲。

幼年期的刺客?他決定逗逗她。

“為什么要脫離均衡教派呢?”

阿卡麗神色一黯,但隨即冷著臉道“我做我想做的事,你們都別管。”

。x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