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治標不治本 回到首頁

第三百六十八章 治標不治本
他來自虛空第三百六十八章 治標不治本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翌日,卡恩起了個大早。m.lnwows.com

但是老人起得更早,他們剛好喝上剛出鍋的熱粥,在冬天里特別暖人。

多謝款待之后,兩人在村子里散步,農戶在雪地里掘出泥土的芬芳,仿佛春天從未遠去。

插播一個a:完美復刻追書神器舊版本可換源的a咪咪閱讀。

沒過多久,易也從借宿的農戶家出來,肩上挎著一個斜紋布包。

看見兩人比他還早,他有些驚訝。

“你們也要上山嗎?”

“想瞻仰一下無極遺址。”卡恩一本正經的回答,他想跟著一起上山探查煞氣的源頭,他想吞噬這些“煞氣”,以自己的方式來幫助易。

“山上已經沒有什么好看的了。”易輕嘆一聲:“既然都來了,看看也無妨,且隨我來。”

“上山?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伴隨著一聲渾厚的聲音,賈克斯從草垛后走出來。

“你又是為什么上山?”卡恩問。

“我看出來了,這山上有什么東西,擾亂了易大師的心,我得去看看那心魔是什么。”賈克斯扛著燈柱,就好像一個怪異的驅魔師。

易笑著搖搖頭,向著樹林走去,其余三人在身后趕緊跟上。

林間,聽聞鳥兒啼詠的晨曲。天空,陰云盡散,是難得的萬里晴空。

只是這樹林靜止不動,像是失去了靈氣,呆滯。

通往山上的小徑兩旁曾種著百合花,冬日的它們已經凋零,無法再陪伴易一起登山。連續兩個小時的攀登讓卡莎不得不停下來散出熱氣,即使膚甲是擬態后裹在身上,也已經有了一些過熱的跡象。

而身著鎧甲的易仍然腳步輕快的走在前頭,巴魯鄂人從不覺得爬山很麻煩,他們已經習慣了攀登的感覺。

可能這就是高原血統吧。

又爬了一段路,四人終于來到山頂。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貧瘠之地,一座村莊的殘骸散落在眾人眼前。

這里曾是一座靜謐的山村,蔽于如畫的美景之中。這座名為“無極”的村落,記著易的童年。

但全因為一場毒火,變成了現在這處廢墟。

空氣中,似乎仍然夾帶著灰燼的味道,卡恩注意到這里也長出了吸血的藤蔓。

這片土地催發出這些藤蔓吸收凈化了毒水與灰燼,但也因此被污染玷污,生成了煞氣。

易再次動身,向墳地前進。

卡恩跟在他身后,走過傾覆的立柱和石雕。

民宅、學校、神龕的殘骸全都混在一起,其中就有易父母的工坊,已經無法找出了。

易參拜的墓園以完美的對稱結構排列,墳堆之間留有空隙供人通過。

他走過空隙,用手觸碰每一把插在地上的劍柄。這些是他對戰士、老師和學徒們的回憶,沒有錯過任何一把劍。

“列位的記憶永垂于無極,愿列位的名號為世人謹記。請如土安息。”

時間來不及讓他一一祭奠,還有最重要的幾個人沒有去憑吊。

“這里曾是一座百合花園。”易說,他的聲音很快變得疲憊:“那場火災之后這里就變成了一塊空地,我為了盡快把列位下葬,把這里變成了墓園。”

“你做得對。”本來是易對回憶的自述,賈克斯卻加了進去:“我的家鄉也被毀滅了,但是我連把戰友下葬都做不到。”

“哦?”易疑惑的看著他。他忽然發現賈克斯面具和自己的七度洞悉目鏡有很多相似之處,從他說的話中可以知道他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那些怪物在我的家鄉肆虐,不管活的死的都被它們轉化為了怪物。整座城都淪陷了,就在我的眼前,我只能逃。”賈克斯說。

易沉思著,無法想象那是怎樣的一副慘烈光景?但肯定比他所遭遇的可怕多了?而且他也并沒有親眼看見家鄉被毀滅時的景象。

卡恩還想賈克斯再與易多說一些,把虛空的恐怖都說出來,再把易騙到對抗虛空的陣營中。但賈克斯并沒有那么做,似乎從一開始就只想通過比慘來安慰易。

“我很抱歉。”易沒有去深想?來到了一座墳墓前。

墳墓前放著一把鐵錘,錘頭已經在山中的濕氣下生銹。

“多蘭大師,我來看您老人家了。”易從布包里拿出一盤水果放下:“猶記得您初次帶我修行的時候,說我每天揮劍四千遍,應該去當鐵匠,而不是劍客。或許我當初就應該聽您的話,繼承父母的工坊,去當一名鑄劍師,那樣興許火災就不會發生。”

“但我后來想清楚了,如果我當初選擇去當鐵匠,選擇就無人繼承無極劍道了。見諒。”

易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走向最后兩座墳墓,墓前守候著金色的劍鞘。

“伊麥,伊唄。”

易抽出兩把短劍,將它們送進父母墳前的劍鞘中。嚴絲合縫。

他摘下頭盔,鄭重地跪下,深深地埋頭。

卡恩注意到易的雙鬢間夾雜著一些白色的蠶絲,落在了衣袍上。

“愿您二老的智慧繼續指引我。”

祭奠過程很簡潔,易帶上了頭盔,似乎還有別的事情要做。

他就地冥想起來,然后雙腳離開了地面,懸浮在空中。

卡恩的左眼看到了,一股靈力在他身上擴散,易正在溝通精神領域。

他也嘗試去看,卻看見了滿地的死亡與腐朽。

酸液和毒水扭曲了這片土地的魔法,進而影響了精神領域。

他看到另一個領域中棲息的靈體,它們就像那只可憐的羚牛一樣被妖魔化的藤蔓纏住,精萃漸漸虛弱。

強壯的靈體會掙脫束縛,隨著年輕人的搬遷拋棄這片煞氣濃重的土地。

留在這里的都已被腐化或不久就將被腐化。

這片土地最后將會完全惡化。

“那些藤蔓的根部,會連著什么呢?”卡恩心中疑惑。

忽然間,易動身了。

他抽出穿環的劍,劍上注入了精神領域的力量,他化為殘影沖了出去,墳場一陣風云變幻。

賈克斯的肌肉抽動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間他想出手,試試自己能不能攔住易。

但他還是忍下了。

一閃之后,易回到了原地,刀以入鞘,保持著之前得姿勢,仿佛從沒動過。

那些藤蔓一個接一個崩塌。有的從倒下的屋頂上滑落,有的在原地皺縮。

被解救得了靈體歡聲歌唱,沒精打采的竹枝挺拔起來,就像被點了名的學生。

易欣慰的笑了笑,但他知道這并不能完全解決問題。

治標不治本,這些藤蔓仍會再次生長,覆蓋這片惡化的土地。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