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太陽圓盤 回到首頁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太陽圓盤
他來自虛空第五百七十八章 太陽圓盤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什么原因。”希維爾盯著內瑟斯,看著他到底想搞什么鬼。

“你們摸一摸這些大理石就知道了。”

聞言,距離大理石斜坡最近的卡恩立即伸手摸了摸,只感覺手心傳來一陣灼燙,幾乎是下意識的縮回了手。

“嘶,這么燙又這么滑,爬的上去才怪!”他忽然意識到一個事情:“這些人滑下來以后,愣是困在這里出不去,最后被烈日暴曬脫水而死?”

“許多不知死活的人都慕名前來尋找失落的古都,但他們無一例外都喪命于此,黎明綠洲的兇險就算是飛升者也都不敢貿然探索,沒有熟人帶領的話很難找到正確的路。”

內瑟斯點點頭,他回答的同時身后的沙子開始流動,讓隱藏在沙子下的漫長階梯暴露在日光下,這便是他能從斜坡上走下來而不打滑的原因。

階梯藏得極深,掩蓋在沙子里難以發現,希維爾瞳孔一縮。雖然知道內瑟斯是在向他們展示或炫耀他們那個時代的防御工事,但怎么想都還是覺得被坑得不輕。

接著他們繼續往前走,來到了一處懸崖上,而懸崖之下則是一道更加陡峭的斜坡。卡恩環顧四周,像這樣的懸崖竟然有數十處之多,對稱分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環,只是有一些早已被滿滿黃沙完全掩埋。

“不會還要再滑下去吧?”希維爾往懸崖下看了一眼,光是數十米的深度就已經讓人望而卻步了,更別說下面還都是松軟的流沙,鬼知道下去以后會不會發生陷落把自己埋在里面。

“我們現在站著的地方是黎明綠洲的護城河邊,你眼下的是生命之母干涸的河床。”內瑟斯說。

“生命之母?我沒聽錯吧?是那條孕育了恕瑞瑪的生命之河?”希維爾登時睜大了眼睛,只有土生土長的恕瑞瑪人才知道生命之母對于沙漠的重要性。

“你沒聽錯,我聽到的也是生命之母。”卡莎說。

“曾幾何時,大河之水天上來。太陽圓盤還立在城市上空的時候,黎明綠洲就作為生命之母的發源地,滋養了無數綠洲。”

希維爾深深凝望,眼前那里看得出一點水的痕跡,就只有干涸的河床。如果這個地方的水源足以滋養整個沙漠,那出水量該有多大?

護城河少說百米之寬,卡恩看了一圈,也沒有看見任何通往城市遺跡的橋梁。

“我們要怎么越過這條河?”他問道,目光卻是不自覺的挪到瑞茲的身上。

如果瑞茲再次使用曲徑折躍的話,把幾人傳送到河對岸的城市倒是沒問題。

“不用瑞茲出手,你們跟我來就行了。”

一行人隨著內瑟斯來到另外一處懸崖,這里的河床已經被深埋在沙丘之中,連帶著懸崖的邊際都被蓋住,不知腳下是虛是實。

“從沙丘上走過去或許是個可行的辦法。”卡莎對著卡恩悄聲說,因為怕被別人聽出錯誤而被恥笑。

“那要是滑坡了怎么辦,這下面起碼有數百米深。”卡恩反問。

內瑟斯在沙丘下端停住腳步,他將斧柄猛地砸向地面,騰起了一陣塵云。面前的沙丘開始流動,向低洼處轉移,露出了一座規模龐大的拱橋。

黎明綠洲給卡恩的感覺就像是一座巨人之城,為了讓飛升者也能方便出入,許多東西都被刻意放大過了,也因此造成了一種宏大的震撼感。

通過拱橋,他們進入了古城的遺跡上方。但這里同樣被黃沙淹沒,無論往哪走都有沙子擋路。

眾人看內瑟斯大步先前,眾人一致停下來等他開辟出一條新的道路。

內瑟斯毫無預兆的進入了飛升姿態,如山岳般崇高的體型每每見到都會倍感震撼。只見他把長柄戰斧高高舉起然后插進了沙子里,眼前的沙丘便開始流動。

起先只是很正常的滑坡,但積重之勢愈演愈烈,很快便大塊大塊的崩塌下來,猶如天崩。

大地在搖晃,黃沙像瀑布一樣垂落,形成一面長達千米的巨大沙幕,就算大如內瑟斯,也要被它掀起的塵埃淹沒,看起來尤為震撼。

沙幕轟然墜地,掀起的塵云如同颶風一樣狂嘯而來,瞬間吞沒了在場的所有人。卡恩主動背過身擋在卡莎的身前,抬起手捂住口鼻。沙漠之風裹挾著沙粒吹來,就像高速飛行的蝗蟲撞在身上一樣,每一粒沙子都刮的他皮膚生疼。

但他們不能倒下,否則很快就會被迅速上漲的沙潮掩埋。逐漸不支的卡恩一邊咳嗽著,一邊開啟了晶體護盾,抵御著這來勢洶洶的沙塵暴。

希維爾把恰麗喀爾插在地上,躲在后面苦苦支撐。只有內瑟斯不受這沙暴的影響,巍然佇立在狂風中。他用戰斧做了一個揭開帷幕的動作,隨著他的動作,沙幕也逐漸揭開。

數千年來,掩埋在黃沙之下的秘密首次現出真容,舊日的偉大榮光在眼前徐徐展開,而內瑟斯作為見證者,心情就如同著滾燙的黃沙一樣無法平靜。

黃沙的大幕降下,塵埃落定后,前方出現了一片奇異的空間。

沙海之中,城市的一角露了出來,部分例如太陽神殿之類的建造于高處的建筑,籠罩在巨大的陰影下。而在頭頂,一個巨大的金色圓盤遮天蔽日,以一個傾斜的角度蓋在失落古城的上空,投下了巨大的陰影。

圓盤不知用何種金屬鑄造,乍一看像是暗沉的黃銅,但邊緣被陽光照到的部分卻變成了璀璨的金色,宛如真正的黃金一樣耀眼。

抬頭看著圓盤上略微眼熟的紋路,似乎有魔力在其上流轉,希維爾忽然意識到自己見到了無數恕瑞瑪人為之神往的古代奇觀。

“這……是真正的太陽圓盤?!”

“是啊……”內瑟斯發出長長的感嘆,終于又見到恕瑞瑪的象征。

希維爾居住在納施拉美好幾年了,對城中神殿上的太陽圓盤抬頭不見低頭見,少說也看見過數百次之多。但直到今日,光是見到正品的一角,她就明白納施拉美的太陽圓盤仿制得多么拙劣,難怪內瑟斯看到會生氣。

她不禁感慨,原來古恕瑞瑪文明這么強盛。

他來自虛空 https://tw.avsohu.com/Read/79402/index.html